耶稣是主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当前时间
 
联系方式

邮 箱:fxdhy2014@163.com


长进的途径——背十字架
浏览数:6

长进的途径——背十字架

在前一章里面,我们曾几次摸到事奉神的事。在我们来看,神为着解决人的魂生命所产生的问题所作的准备之前,如果先看一看,什么是支配一切事奉的原则,会更有帮助。神已经立下了清楚的原则,支配我们为他所作的工,这些是凡想要事奉他的人所不可违背的。我们知道,救恩的根基是主死而复活的这一个事实;事奉的条件也是这样。主死而复活的事实如何是我们蒙神悦纳的根据,照样死而复活的原则也是我们为他活着并事奉他的根基。

  一切真职事的根基

  我们如果不认识死的原则和复活的原则,就不能作神真正的仆人。连主耶稣自己也是在这根基上事奉。马太福音三章给我们看见,当我们的主开始他公开的职事之前,他先去受浸。他并不是因为有什么罪,或是有什么需要洁净的地方,所以去受浸。不,我们都知道受浸是说明死和复活的事实。主必须站在这一个根基上,然后他的职事才开始。主藉着受浸,甘愿站在死而复活的根基上,圣灵就降在他的身上,于是他就开始事奉。

  这对我们有什么教训呢?我们知道主是一个无罪的人,除他之外,从未有一个行走在这地上的人是不知道罪的。他既是一个人,就与他的父有分别的个格。当我们摸到主的这一点的时候,我们必须十分谨慎;我们都记得他说:「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明显这不是说,主没有他自己的意思。正如他自己的话所表明的,他有自己的意思。因为他是人子,所以他有自己的意思。但是他不照自己的意思去作,他要照父的意思作。要点就在这里。他里面与父所分别的,就是他有属人的魂。当他「成为人的样式」的时候,他就取了一个魂。主是一个完全的人,他有魂,当然也有身体,正如你我都有魂和身体一样。因此他也能凭魂作事——就是凭他自己作事。

  我们都记得,当主开始他公开的职事之前,他一受了浸,撒但立刻就来试探他。撒但试探他,叫他把石头变成饼,好满足他不可缺少的需要;叫他在圣殿里显出神迹,使人立即尊敬他的职事;叫他立刻自取原先指定由他掌握的世界王权。你会觉得希奇,为什么撒但试探他,要他作这些奇怪的事?你也许以为,撒但不如更彻底的引诱他去犯罪。但是撒但知道得更清楚,它不这样试探。它只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可以吩咐这块石头变成食物。」这是什么意思呢?这话的意思就是:「如果你是神的儿子,你可以作一点事来证明一下。这是一个考验。你说你是神的儿子,难免有人要问说,你这样自称到底是不是真的。为什么你现在不出来证明,把事情作一个最终的解决呢?」

  撒但整个的诡计就是要主为他自己作事,换句话说,就是凭魂作事。而主耶稣所采取的立场,乃是绝对不这样作。在亚当里,人离开了神凭自己作事;那就是发生在伊甸园里的悲剧。如今在同样的情势之下,人子采取另一个立场。后来主说明这是他基本的生活原则:「子出于自己不能作什么。」(约五19原文)(我很喜欢希腊文里这句话的说法。)对魂生命的绝对否认,支配了主一切的职事。

  所以我们能有把握的说,主在十字架上实际钉死之前,纵然髑髅地的事迹还摆在前面,但他在地上所作的一切工作,已经就是以死和复活的原则为根基。他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根据那个原则。那么我们要问说,如果人子为着作工必须经过死而复活(在预表上和在原则上),难道我们能例外吗?凡不知道让这一个原则运行在他生命中的人,绝不能事奉神,这是毫无疑问的。

  当主离开门徒的时候,他把这一点对他们说得非常清楚。他从死里复活之后,吩咐他们不要离开耶路撒冷,直等到圣灵降在他们身上。什么是圣灵的能力?就是主所说「从上面来的能力」呢!圣灵的能力不是别的,圣灵的能力就是他的死、他的复活,和他的升天的效力。换句话说,圣灵是一个器皿,里面装着主的死、主的复活,和主的升天的一切价值,为要把这些带给我们。所以他里面就包含着那些事的一切价值,并且把它们传递给人。这就是为什么在主被荣耀之前,圣灵不能赐给人的缘故。当主得了荣耀,圣灵才能临到人,让他们能作见证。因为若没有基督的死和复活的价值,这样的见证是不可能有的。

  在旧约里面,我们也能找到同样的事。我愿意提出一段很熟的圣经,那就是民数记第十七章。在那里我们看见,以色列人对于亚伦的职事起了争论。亚伦是否真是神所拣选的,以色列人有了问题。他们怀疑说:「亚伦到底是不是神所立的,我们不知道!」因此神就来证明谁是他的仆人,谁不是。神怎样作呢?他吩咐以色列人-支派取一根杖,共十二根杖,放在至圣所里面见证的柜前面,那些杖要在那里放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主藉着那根发了芽,开了花,结了果的亚伦的杖,指出亚伦是他所拣选的仆人。

  我信大家都知道这件事的意义。发芽的杖是说到复活。死而复活乃是神所承认的职事的标记。没有这一个,就什么也没有。亚伦的杖发芽,证明他是站在一个真实的根基上。神只承认那些经过死而进入复活的人,作为事奉他的仆人。

  我们已经看过,主的死在不同方面的运行,以及不同方面的功效。我们知道他的死如何使我们的罪得了赦免。我们都知道,我们的罪得着赦免,是根据他的宝血。因为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然后我们进一步的在罗马书六章里面,看见他的死如何解决了罪的权势。因为知道我们的旧人已经和他同钉十字架,使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去服侍罪。我们赞美主,他的死在这一方面也使我们蒙了拯救。再往前去,在我们身上又发生了自我意志的问题,因此很明显的需要奉献。于是我们又发觉死在我们里面运行,使我们愿意放弃我们的意志,而顺服主。到这时候,我们就摸着了构成我们职事的出发点,但是这个还没有摸着问题的中心。因为虽然到了这里,我们可能仍然缺少对于魂的认识。

  罗马书七章给我们看见了另一面,那是关乎生活上的成圣问题——个人在实际生活上的成圣。那里给我们看见一个真实属神的人,想要在公义上讨神的喜悦,因而落到律法之下,律法显出了他的本相。他想凭着他肉体的能力,得到神的喜欢。十字架必须把他带到一个地步,使他承认说:「我办不到。凭我的能力我不能满足神;我惟有信靠圣灵在我里面,使我能满足神。」我信我们有些人曾经经过许多痛苦,才学了这个功课,也发现主的死在这一面作工的价值。

  请你注意,罗马书七章里面所说那与生活上圣洁有关的「肉体」,和凭魂生命的天然能力事奉神,仍然有很大的分别。就算我们知道了上面所说的这些,并且也有经历,但是我们如果不在这一面经历主的死,我们仍然不能在事奉上对他有真正的用处。如果我们里面缺少这一步,即使我们有了以上所说的那些经历,当他要来使用我们的时候,对于他仍属不稳当。哦,有多少主的仆人真是被他使用的呢!正如俗语所说的:他们砌了十二尺的墙,却拆了十五尺。从一面来看,我们是被主使用了,但是同时我们却又拆毁了我们自己的工作,甚至还破坏了别人的工作,因为在某些方面,还没有经过十字架的对付。

  所以我们现在必须来看,主怎样对付我们的魂,然后要更仔细的来看,这一件事怎样摸着我们对于他的事奉的问题。

  十字架的主观经历

  现在我们必须把四处福音书里面的经节摆在我们眼前,那就是:马太福音十章三十四至三十九节,马可福音八章三十二至三十五节,路加福音十七章三十二至三十四节,约翰福音十二章二十四至二十六节。这四处经节有一些相同的地方。在每一处里面,主都对我们说到魂的活动,而在每一处里面,主是摸着魂生命的不同方面,或者说不同的表现。在这几处圣经里面,主说得非常明白,人的魂能用一个方法来对付,也惟有这一个方法能对付,那就是我们天天背起十字架来跟从他。

  正如我们上面所看过的,这里所注意的魂生命或天然生命,比我们所看见有关旧人或肉体的那几节圣经更进一步。我们必须清楚知道,关于我们的旧人,神所着重的力是他已经一次而永远的把我们和基督在十字架上钉死了。加拉太书里面,我们看见使徒曾三次说到钉十字架是一件已经完成的事。罗马书六章六节的话也很清楚,那里说:「知道我们的旧人和他钉十字架」,原文所用的动词是过去式的,如果我们把它这样直译:「我们的旧人已经最终并永远的钉了十字架」,那就更有意义。这是一件已成的事实,需要神的启示才能了解,然后藉着信心来取用。

  但是十字架还有它的另一面,那就是「天天背十字架」这句话所指的一面。现在我们就是要来看这一点。十字架曾经背负我,现在我必须来背它;而这个背十字架乃是一件里面的事,那就是我们所说「十字架的主观经历」。这经历是天天的,是一步一步的跟从他。这就是摆在我们面前,和我们的魂有关的一件事。我们要注意,这里所着重的,与对付旧人不很相同。这里没有说魂的本身钉十字架,圣经没有说,十字架把我们的天赋和才能,以及我们的个格与个性完全除掉了。如果是这样,那么希伯来书十章三十九节所说的,我们「乃是有信心以致魂得救的人」(参阅彼前一9;路廿一19),就很难应用在我们身上了。不,我们并没有这样丧失我们的魂,因为这样丧失,会叫我们完全失丧个人的存在。魂和它天然的才能仍然存在,但是十字架被加上,把那些天然的才能置于死地——使它们带着死的印记,然后照着神所喜悦的,在复活里把它们赐还我们。

  保罗在腓立比书三章十节所说的话,正是这个意思,他吐露他的愿望说:「使我认识基督,晓得他复活的大能,并且晓得和他一同受苦,效法他的死。」死的印记不断的放在魂的上面,把魂带到一个地步,使它一直附属于圣灵,而不再独立逞能。惟有十字架的工作,才能使一个像保罗那样有才干的人(正如他在腓立比书三章里头所略提起的),绝对不信靠他天然的能力。所以以后他能写信给哥林多人说:「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林前二2-5)

  魂是情感的大本营,我们的决定和行动几乎都受情感的影响!虽然情感的本身并非邪恶,但是要记得,它会使我们以天然的爱情来对待某一个人,结果就使我们整个的行动受到错误的影响。所以在我们所读的第一处经节里面,主不得不说:「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门徒。」(太十37-38)要知道,背着十字架跟从主,是他给我们的正常和唯一的路。接着立刻就是:「得着魂的,将要失丧魂;为我失丧魂的,将要得着魂。」(太十39另译)

  有一个隐藏的危险,就是情感的微妙行动,要转移我们离开神的道路;而那关键就在魂里面。十字架必须对付这个。我必须照着主所说的失丧我的魂,这也就是我们试着解释的。

  我们中间有些人很明白失丧魂的意义。我们不再满足它的愿望;我们不能向它屈服;我们不来讨它喜悦:那就是失丧魂。当我们拒绝魂所要求的时候,我们不免经过一种痛苦的过程。多少时候我们必须承认,并非什么明显的罪,阻挡我们跟主到底。我们乃是被一些秘密的爱,一些天然的情感,移转了我们的道路。是的,感情在我们的生活上占极大的地位,因此十字架必须进来作它的工作。

  让我们参考马可福音八章。我认为这是一段最重要的经文。在该撒利亚腓立比,我们的主刚教训门徒说,他要被犹太人的长老杀死,彼得凭着他那股爱主的热忱,前来责备他,对他说:「主阿,不要这样作;要爱惜你自己;这事决不临到你的身上!」他因着爱主的缘故,才劝主保重自己;然而主斥责彼得,如同斥责撒但一样,因为他体贴人的意思,不体贴神的意思。于是主再一次对所有在场的人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已,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魂的,必丧掉魂;凡为我和我的福音丧掉魂的,必救了魂。」(可八34-35另译)

  整个问题的焦点,又集中在魂上面,而这里特别是指魂那保存自己的心理说的。魂极微妙的在那里工作,它彷佛说:「只要容我生存,我愿作任何事;无论怎样,我总要存活!」魂几乎在那里求救:「上十字架,并且被钉死?哦,这实在是太多了!要怜恤你自己,要爱惜自己,你真是说,你要反对自己,而与神同行吗?」我们中间有人很知道,若要与神一同往前去,许多时候我们必须不顾魂的声音,不管是出于自己的魂或是出于别人的魂,而让十字架进来静止那求自存的呼声。

  我惧怕神的旨意吗?我曾经提起那位影响我极深的圣徒,许多次她问我这个问题:「你喜爱神的旨意吗?」这是一个极大的问题。她不是问说:「你遵行神的旨意吗?」她总是问:「你喜爱神的旨意吗?」这个问题比其他问题摸得更深。我记得有一次她在某一件事上与主起了争执。她知道主要什么,在她的心中,她也实在要这个,但是这件事太难了。我听见她这样祷告说:「主阿,我承认不喜爱这件事,但是请你不要向我屈服。主阿,请你稍等——我会向你屈服的。」她不愿意主向她屈服,而减少他向她的要求。她什么都不要,只要讨主喜悦。

  多少次我们来到一个地步,愿意让那些我们所认为美好和宝贝的东西去掉——是的,甚至可能是完全属于神的东西——好叫他的旨意得以完成。彼得虽然关心他的主,但是他受那天然的爱所指使。我们会感觉彼得爱主的心真大,甚至使他胆敢责备主。惟有坚强的爱才令人这样尝试。话虽如此,我们却知道,你里面的灵若是单纯,没有魂的搀杂,你不会落到彼得的错误里去。你会认请神的旨意,你要发觉这个才是你心所专爱的,你不再为着肉体流一滴同情的眼泪。是的,十字架摸得很深,这里我们再一次看见,它怎样彻底对付了魂。

  主耶稣在路加福音十七章里面又对付了魂的事,这个特别与他的再来发生关系。他以「罗得出所多玛的那日」来比较「人子显现的日子」(29-30)。稍后他又用重复的话说到被提的事:「要取去一个,撇下一个。」(34-35)在这两者之间,主说了这些奇妙的话:「当那日,人在房上,器具在屋里,不要下来拿。人在田里,也不要回家。你们要回想罗得的妻子。」(31-32)为什么要回想罗得的妻子?因为「凡想要保全魂的,必丧掉魂;凡丧掉魂的,必救活魂。」(33节另译)

  假若我是不错的话,这段新约的经文是告诉我们对于被提呼召的反应。我们可能想,当人子来到的时候,我们都要自动被提,因为我们岂不在哥林多前书十五章五十一、五十二节读到:「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吗?无论我们怎样调和这两段经文,路加福音里那段至少叫我们停下来想一想;因为这里相当注重一个取去,一个撇下。这是关于我们反应呼召我们去的事。就是根据这个,主给我们一个最紧急的劝告,要我们预备好(参太廿四42)

  此中必有原因。很明显这个呼召不会在我们里面产生最后一分钟神奇的改变,完全不顾我们过去与主的关系,而给我们一个更新。不,在那时候,我们要发现什么是我们心中的真正财宝。如果财宝是主自己,我们就不会回头看。回头看要决定一切。我们何等容易爱慕神的恩赐,过于爱慕神自己!我应当加上一句话,甚至爱慕神的工作,过于爱慕神自己!

  让我举一个例来说明。我现在正在写一本书。我已经写了八章,还要写九章,为这件事我在主面前非常挂心。如果主呼召我说:「你上到这里来。」而我的反应却是:「那么我的书怎么办呢?」我想主的回答必定是:「好吧,你就留在地上写你的书吧!」我们在屋里所作的那些宝贝事情,就能把我们绑住,并且牢牢的把我们钉在地上。

  这完全是一个凭魂活着,或者凭灵活着的问题。在路加福音这一段经文里面,我们已经指出魂生命如何从事于地上的事——请注意,我们并不说邪恶的事。主只提到嫁娶、耕种、吃喝、买卖——这些都是合法的活动,并没有什么根本的错误。但是要记得,只要一旦你被这些事所霸占,你的心倾向它们,那就够把你锁在地上。要脱离这危险,惟有藉着失丧你的魂。彼得在提比哩亚海边,一认出向他们显现的乃是复活的主,他的行动是一个很好的说明。他虽然也和其他的门徒一样,回去重操旧业,但是他现在没有想到船,甚至藉着神迹所装满的那网鱼也没有想到。当他一听见约翰对他说「是主」的时候,彼得就跳在海里。

  这就是真的脱离。问题就在于到底我们的心在那里?十字架必须在我们里面作真正属灵脱离的工作,使我们脱离主自己以外的任何人事物。

  就是到了这里,我们所对付魂的活动,还不过是外表的各方面。就如魂放纵它的情感,魂凭自己处理事情,以及魂被这世界上的事情占有。这些仍然不过是小事情,我们还没有摸着事情真实的中心;还有一些更深的事,现在我要试着来说它。

  十字架与结果

  让我们再读约翰福音十二章二十四至二十五节:「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爱惜自己魂的,就失丧魂;在这世上恨恶自己魂的,就要保守到永生。」(原文)

  在这里我们看见,我们所说十字架里面的工作——使我们丧失魂——和主耶稣是一粒麦子那一面的死相联。那里说到主死的目的,就是为着丰收。主的死所展望的目标,就是结果。有一粒麦子,里面有生命,但是它只不过是一粒。它有能力把它的生命分给别人;但是要将生命分送出去,它必须先落在地里死掉。

  我们知道主耶稣所拣选的道路。正如我们在前面所看过的,他死了,他的生命在许多人里面显现出来。独生子死了,结果他就成为「众子」中的长子。主舍弃了他的生命,使我们能够得着生命。我们被呼召来死他这一面的死。这里清楚说出了同形于他的死的价值,那就是我们失丧了天然的生命——我们的魂,使我们可以成为生命的分给者,和别人一同分享在我们里面神的新生命。这是职事的秘诀,是向神真正结果子的途径。正如保罗说:「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这样看来,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林后四11-12)

  现在我们要来到我们的要点了。如果我们已经接受基督,我们里面就有新生命。我们大家都得着了这财宝,就是在瓦器里的宝贝。我们要赞美主,他的生命实在是在我们的里面。但是为什么这生命彰显得这样少呢?为什么「仍旧是一粒」呢?为什么这生命不满溢出来,分给别人呢?甚至在我们自己的生活中,这生命也显不大出来呢?这一个有了生命而显不出生命的原因,就在于这生命被我们的魂所包围,魂限制了这生命(正加麦粒被壳所包围一样),以致这生命找不到出路。我们活在魂里面,用我们天然能力来工作,来事奉;我们不是从神那里吸取能力,就是这个魂妨碍了生命的生长。所以要丧失魂,因为惟有这样我们才能达到丰满。

  黑夜与复活的早晨

  我们再回头来看发芽的杖,那杖被带到至圣所里过了一夜,在那一个黑夜里什么也看不见,然后到了早晨,它发芽了。这件事清楚的说出死和复活,失丧生命和得着生命;在这里你也看见了职事的证明。现在我们要问说,这一点在实行上是怎样的呢?我怎样知道神是用这个方法在对付我呢?

  首先我们必须清楚一件事:魂和它天然的能力和才智,要继续随着我们,一直到我们离世的日子。所以当我们还活着的时候,就需要十字架在我们里面不止息的作工,天天在我们里面挖,深深的挖这个天然的泉源。我们一生事奉的条件,就在于主所说的这句话:「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可八34)我们永远不能越过这一点。凡是躲避十字架的人,主说他「不配作我的门徒」(太十38)。「也不能作我的门徒。」(路十四27)为着要丧失魂而让灵上升,我们必须以死和复活为我们生活中不变的原则。

  但是在这里也有一道紧要的关口,过了这道关,我们整个生活和对神的事奉,就都会随之改变。这是一个窄门,我们由此可以进入一条完全新的道路。雅各在毗努伊勒就遇见这样的一个关。在雅各里面「天然的人」,想要事奉神而达到神的目的。雅各很清楚的知道,神曾经说过:「将来大的要服侍小的。」但是他想以他自己的聪明和才智来达到那个目的。神不得不夺去雅各的天然力量,他就摸雅各的大腿窝,使他瘸了。雅各虽然还继续行走,但是他却瘸了。他的改名说出他是一个不同的雅各了。他仍然有脚,他也能够用他的脚,但是力量已经被「摸」了,从此他只能带着受伤的腿跛行,并且他的伤再也没有复原。

  神必须把我们带到一个地步(我无法告诉你神怎样带,但是神一定会带),藉着痛苦和黑暗的经历,我们天然的能力被他摸了一把,被基本削弱,以致我们不敢再信靠自己。他不得不这样厉害的对付人,带我们经过艰难痛苦的道路,使我们达到这个境地。到了末了,我们不再「喜欢」作基督徒的工作,甚至怕奉主的名作事。但是就在这时候,他能够开始使用我们。

  我能够告诉你们一件事。我得救一年之后,我就很爱传道。我无法缄默不说话。我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推我促我进前去,使我不得不作下去,传道成了我的命。主可能很宽宏的,让你这样继续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不但如此,甚至还有相当的祝福),直到有一天,那个驱使你前进的天然能力被摸了,从那时起,你不再因为你要作那件事而去作,你只因主要你作而去作。在你有这样的经历之前,你是为着从那样事奉神里所得到的满足而事奉;有时候,主要你去作一件他所要你作的事,却叫你不动。你凭天然的生命活着,这生命反覆无常,乃是你气质的奴隶。当你的情感指向神的路,你就全速前进;什么时候你的情感另有所指,你就动都不愿意动,即使责任所在还是不愿意动。你在主的手里不够柔顺。因此他不得不削弱你里面偏爱的力量,爱这个恶那个的力量,直等到你作一件事是因为他要你作,而不是因为你喜欢作。你可能喜欢那件事,也可能不喜欢那件事,但是你照样去作。并不是因为你能从传道,或是为神作什么工里得到某种满足,你才去作。不,现在你作,是因为这是神的旨意,你不再计较它是否给你一种感觉上的快乐。你在遵行他的旨意上所经历的真正快乐,比你那容易改变的情感,不知道要深多少。

  神要把你带到一个地步,他只要一表示他的愿望,你就立刻反应。这是仆人的灵(诗四十7-8),但是没有一个人生来就有这样的灵。只有当我们的魂,就是我们天然的能力、意志和情感的大本营,被十字架摸过后,我们才会有这种灵。神所寻求,所要放在我们里面的,就是这一个仆人的灵。有的人也许要经过长久痛苦的过程才得到,有的人也许一击就得到了;无论如何神有他的方法,我们不可忽视神所使用的方法。

  每一个神真实的仆人,总得有一个时候经历这种「失能」,从此他永远不能恢复;他永远不能再像从前一样。这一点必须在你里面被建立,使你今后会真的怕你自己。你不敢出于你自己作任何的事情,因为你知道,如果你凭自己而行,你会像雅各那样招致一种主宰的对付;你也知道,如果你照着魂的冲动而行事,你的心在主面前将要受何等的痛苦。对于那位爱的神所加在你身上管教的手,你已经知道了一点,他是「待你们如同待儿子」的神(来十二7)。圣灵就在你的灵里向你见证这一个关系,也见证「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罗八16-17),我们必要得着基业和荣耀。你对于这一位万灵之父的反应,就是称他作「阿爸父」。

  但是当这件事真在你里面建立起来的时候,你已经进入一个新的境地,我们称它为「复活的境地」。死亡的原则可能在你天然的生命里造出一个危机,但是此后你便发觉神把你释放到复活的里面。你发现你所丧失的,又再得回来——虽然和以前不再一样。生命的原则现在在你里面运行,使你有权能,有力量,有生气,有生命。今后凡你所失丧的,都会带回给你;不过现在都在管治之下。

  让我把这一点再说得清楚些。如果我们要作属灵的人,我们用不着切断我们的手或脚;我们仍然可以有我们的身体。同样我们也可以有我们的魂,并且可以尽量使用它的各部分;但是现在魂不再是我们生命的源头。我们不再活在它里面,不再向它支取,也不再凭它活着;纵然我们仍旧使用它。当我们以身体为生命的时候,我们活着就像禽兽一样。当我们以魂为生命的时候,我们活着就像叛徒,像从神那里逃亡的人一样——虽然我们有才干,也受教育,但是却和神的生命隔绝。然而当我们活在灵里面,并且藉着灵活着的时候,我们虽然仍旧使用魂的各部分,正如我们使用我们身体的各部分一样,但是它们现在是灵的仆人;到了这个地步,我们才能够真正被神使用。

  但是就是这个黑夜,常常成为许多人的难处。在我已过的日子中,曾有一次主在他的恩典里,把我放在一边,有好几个月之久,在属灵方面,我进入完全的黑暗。我好像被他离弃了——几乎什么都停顿了,似乎一切都到了尽头。然后他逐渐的使我恢复所失去的。我们往往自己把所失去的拿回来,以为这样是帮助神;但是要记得必须在至圣所里经过一个长夜——整夜在黑暗里。焦急是无用的,神知道他所作的是什么。

  我们都巴不得在一个钟头之内,就把死和复活都经历了。我们不敢想像,神要把我们放在一边,经过这么长久的时间;我们也不能等待。我无法告诉你,到底神用多长的时间,但是在原则上,我想我可以有把握的说,他总要把你留在那里有一定的时期。在这段时期里,似乎什么进展都没有,你所珍贵的那些东西,都脱离了你的掌握。你面对着一堵没有门的墙。别人好像都蒙主使用,都有主的祝福,而你却被漏掉,失去了一切。一切都在黑暗中。但是要记得,只有一夜。虽然是一个整夜,但是只有一夜。经过黑夜后你会发现,你以为失去的那些,都在荣耀的复活里归还给你。你无法测量,在复活里所得着的,和那些旧有的是何等的不同。

  有一天,我和一位青年弟兄一同吃晚饭,主曾在天然能力的这个问题上对他说过话。他对我说:「你若知道你已经被主遇着,被他彻底的摸过,以致你失去天然的能力,那实在是一件有福的事。」那天在饭桌上摆着一碟饼乾,我拿起一块来,把它擘为两半,好像要吃它一样。然后我又小心的把两半合在一起,我说:「这块饼乾看起来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它不一样了,是不是呢?什么时候你的背脊骨一被打断,此后神只要轻轻的一摸,你必定顺服。」

  这就是它所包含的意义。神知道他要在凡属于他的人身上作什么。我们每一方面的需要,他都在十字架上为我们解决了,好使他儿子的荣耀,得以在众子里面彰显出来。我相信那些走过这条路的门徒,都能从心里响应使徒保罗所说的:「我在他儿子福音上,用心灵所事奉的神」(罗一9)这一句话。他们已经像他那样学到了这种职事的秘诀。「我们这以神的灵敬拜,在基督那稣里许口,不靠着肉体。」(腓三3)

  很少有人能在生活上比保罗更积极。他在罗马书里说:「甚至我从耶路撒冷,直转到以利哩古,到处传了基督的福音。」(罗十五19)他现在准备继续到罗马去(10),然后,如果可能,再到士班雅去(十五2428)。但是在这一个包括整个地中海世界的事奉中,他的心只放在一个目的上,就是高举那位成全一切的。「所以论到神的事,我在基督耶稣里有可夸的。除了基督藉我作的那些事,我什么都不敢提;只提他藉我言语作为,用神迹奇事的能力,并圣灵的能力,使外邦人顺服。」(罗十五17-18)这是属灵的事奉。

  愿神使我们每一个人都像他那样,真正作一个「耶稣基督的奴仆」。

上一篇:  加拉太书查经
下一篇:  背诵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