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是主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当前时间
 
联系方式

邮 箱:fxdhy2014@163.com


教会中的权柄 (倪柝声)
浏览数:36
教会中的权柄 (倪柝声)
要明白教会中的权柄,就当先明白权柄是什么?不然,就不能懂得教会中的权怲。

  到底权柄是什么?全宇宙中无一像权柄这样难明白的。圣经中有两样东西非常难讲的,就是荣耀和权柄。圣洁、公义、温柔、忍耐是什么?许多人或者能懂得,或者能领会一点。神的荣耀和神的权柄是什么?人就不能懂得,不能讲解。神的荣耀,是与神自己发生关系的;神的权柄,是与神政治发生关系的。神自己是荣耀的。神的政治,是藉着祂的权柄来执行的。神的权柄,是神组织宇宙的原则。神是藉着权柄来管理宇宙的。(我今天不过提纲挈领的,略提一点关乎神权柄的事。详细的说,且等到日后再提吧。)神创造天地,是如何创造的呢?是用权柄。神如何修造这个世界呢?是用权柄。顶希奇的是神第一天造光,并未把电收在一起来造成光。神只下命令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第二天神说,要有空气,就有空气。神是用话来下命令。神是用权柄去作。不是用能力,也不是用方法。话就是代表命令,就是代表权柄。你看见么?神只用权柄。神创造宇宙,是用权柄;神管理宇宙,也是用权柄。宇宙的起点,和宇宙的维持,都是藉着神的权柄。

  在当初宇宙造好之后,我们知道神设立路西弗作天使长,来管理一切。神在万有上居首位,而藉着天使长路西弗,来管理第一个世界里有灵的动物和万物。罪,就是不法。不法,就是推翻神的权柄。天使长之所以堕落,所以成为撒但,罪之所以进入宇宙,都是因为不法,因为要推翻神的权柄,因为天使长要高抬自己与神同等。罪的进入了世界,是因为夏娃不服在亚当的手下。没有亚当的命令,就自己动手食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

  今天世界虽然充满了罪恶,然而权柄仍然是神行政的原则。在许多的事上,我们可以看见神所设立的权柄,例如妻子顺服丈夫、仆人顺服主人、学生顺服先生、平民顺服官长、下属顺服上司,这些都是神所设立的。神是要人顺服权柄。因为这个权柄不止是神所设立的,并且也是代表神。所以罗马书上有顶明显的话说,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所以,没有一个基督人的学生可以罢课,没有一个基督人的工人可以罢工,没有一个基督人的儿女可以不孝,没有一个基督人的百姓可以革命。若有人这样作,他并非推翻他所直接反对的人,乃是推翻神的权柄。因为神所用以创造并维持宇宙的,就是祂的权柄。中文圣经所译「违背法律就是罪」是错译了。什么是罪呢?就是不服权柄的不法。在原文当作:「不法就是罪。」撒但和亚当,都是推翻神权柄的,所以都犯罪了。凡不承认权柄,不服权柄的,就是不法,就是罪。

  许多信徒,从来没有看见像权柄这么希奇的东西。但是,人如果要作一个好信徒,就得知道什么是权柄;因为权柄就是代表神。你若把权柄推到最高点,你就要看见权柄就是神。所以,基督人不止应当顺服国府主席,或者一切官长,就是马路上的警察,你也当顺服他,因为他是有权柄的。他不止代表政府,也代表神。你不能因他一月不过赚十余元,就轻视他。权柄是从神出来的一件东西。圣经中是很严格的说到这件事。并且保罗、彼得、犹大都说,我们连在上位的都不可毁谤。所以我们在谈话中,或者议论,或者批评我们政府的领袖,都是不可以的。基督人很难作报馆的主笔,因为作政治的评论,就不免评论到长官了。

  犹大书记载米迦勒为摩西的尸首与魔鬼争辩,他不敢撒但,只说主责备你吧。这是因为米迦勒曾作撒但的下属,撒但曾作过米迦勒的上司。米迦勒曾有一天服在它的权下。所以米迦勒说,主责备你吧。他不是凭自己说话,他只用比撒但更大的神的权柄。他知道什么是权柄,所以,连凭着自己责备撒但都不敢。

  我们的主在世时,也是完全服在权柄之下的。当祂少年时,祂服在父母的权下,祂遵守他们一切的规条。祂是造物者,但是,祂仍受一切作人的限制。祂对母亲说:「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么?」若是你我说了这话,就要不跟父母回去了。主却不然。祂同他们回去。当祂出来作工的时候,祂仍然服在政府的权下。祂受审判的时候,仍然服在政府的权下。祂不毁谤他们。他们所作的,祂任凭他们尽力的去作。我们能看见,从来无人像主那样的服权柄。

  保罗有一次受审时,他站在法庭前,真肯服在权下。当大祭司们诬告他太过时,他说,你这粉饰的妒,神要打你。有人责备他,不该辱骂神的大祭司。以后他就不开口,让他控告他。从圣经中,我们可以看见,没有一件事,是比权柄更大更重要的。

  权怲的对方,就是顺服。所以圣经一面说到权柄,一面说到顺服;所以圣经也注重顺服。并且顺服和权柄,是互相发生关系的。所以人若顺服,就是服在神的权下,反之,就是推翻神的权柄。

  在教会中,也有神所设立的权柄,他们是我们所该顺服的。在世界上,在社会上,在家庭中我们都该服权柄。神曾定规一件要我们作的事,就是服权柄。我们当抓住这一点,凡想推翻任何权柄的,就是推翻神。不要以为我们能顺服神,而能同时不顺服父母,或者丈夫,或者主人,或者校长,或者院长,或者其它有权柄的人。决无此事。你若不能顺服神在地上所设立的权柄,你也决不能顺服神。照样,在教会中,不能顺服权柄的,也就不是顺服神的人。

  我所怕的,是许多弟兄姊妹,到这里来聚会的目的不一样。有的也许是为了要显出彼此的相爱相顾,这是好的。但是,你当知道,我们中间不是没有权柄的。我们中间是有权柄的,并且我们也是当顺服有权柄的。多少时候,基督人以为脱离了宗派就可以任意妄为了。以为此后我们是一样的大小,谁也不能责备谁,都可以作不法的基督人了。基实你当知道,你若为了脱离公会的各种压制管治,要任意妄为就脱离宗派的话,就是大错。你若到这里来聚会,你应当知道,我们是更受权柄的约束的。

  人脱离宗派,有三种不同的目的:(一)是在公会中失意的人。比方说,他本来是盼望作牧师的,却未能如愿以偿,就闹意见出来了。(二)有人是因在宗派中不自由,受人的限制和支配,就以为脱离了宗派,可以作一个自由布道者,不领受薪水,不受人管理,凡事按己意而动作了。其实在神面前,并无自由布道这件事。我们今天只有「身体」的生活。我们今天是受教会的限制,我们是绝对没有自由的。(三)是在宗派中看出宗派的分门别类,是出乎肉体的人,他觉得在宗派中受人的限制,不能随圣灵的引导来作工,就脱离宗派。他另一方面,也看见基督的身体,知道他所作的一切,该受弟兄的限制,学习如何在身体中,作个肢体。(但是许多人并未看见基督的身体,他们不过是从大宗派出来,把自己变成一个小宗派,他并未看见他应当在弟兄姊妹中受约束。)

  以上所述的第三种人才是神所看为对的。神的目的,是要有身体的生活,没有单独的行动。神在教会中有权柄,也要彰显祂的权柄。所以,每个肢体,都宜学习顺服神的权柄,受其它肢体的约束。所以,每个弟兄当在消极方面,看见宗派的不对;在积极方面,当看见基督身体的生活,是没有单独行动的。


  教会中的权柄是什么?

  教会中的权柄,到底当如何分派呢?神在教会中所设立的权柄,有长老,有使徒。神在单个地方教会设立长老,在各地方的教会设立使徒。使徒的权柄,是为管各地的教会的;长老的权柄,是为管本地的教会的。因为神要在教会中彰显权柄的缘故,神就在各地的本地教会中设立长老们来代表神的权柄。因此长老的别名,就是监督,就是带有权柄的意思。并且圣经也叫我们应当顺服他们,因为他们是有权柄的。所有的权柄都是为代表神。所以长老的权柄,也是为着代表并彰显神的权柄。所以不管有的长老代表得好不好,每个基督人,总当因为权柄是出乎神的,而顺服长老。一切不服教会中权柄的,他就失去他作弟兄的地位。

  每个地方教会的最初聚会中,是没有长老的,以后才渐渐的有像长老的人显出来。长老和监督,是一个职分的两种名称。长老,是指人而言;监督,是指事而言。并且圣经中的长老,都是多数的,并无单数的。因为必有两三个人的灵,受同样的引导,他们所作的事,才不会错。单独主义,从来不是圣经的原则,且是最易错误的。


  神如何设立长老

  神如何设立长老呢?在一个聚会中,总有好几个弟兄,好象特别比别人显露出他们的长进来,比别人更有见证,也羡慕作长老的事,也像长老,使徒就立他们作长老,来管理弟兄们。在以弗所的教会就是一个例。起初的时候,以弗所只有得救的门徒们,并未立有长老。使徒第二次到以弗所去之后,我们就看见有长老了。保罗第一次从安提阿出去传福音,只为救人。后来他就在每一个城里,设立长老(徒十四23)。每个聚会未能成立为正式的聚会时,他们的脚是软的,需要人扶持,等到有人能负责作长老时,使徒就设立长老。

  有时使徒们不能自己去设立长老,他们就特别派人去设立。提摩太、提多等,就是这样的人。他们去在各城里,按使徒的命令,设立长老,为地方的教会负责任。

  长老的设立,既是神用以代表神的权柄的,这些长老就当明白:基督就是元首,在教会里要显明祂自己的心意。他们要追求主的心意,才会为主在聚会中彰显祂的权柄。神就是藉着这几个人,来断定各事,是当进行,或者是当停止。所以其它的弟兄们,应当学习顺服这几个人。自然我们都盼望没有人来管我们,但是,长老虽然不该辖制我们,我们却要顺服神所设立的权柄。神在永世所定规的,就是权柄和顺服。但是,许多信徒,不喜欢顺服权柄。今日世界中,满了不法。我怕这种不法的隐意,已经在教会中发动。父母是被子女任意批评的,丈夫是服在妻子权下的,校长和先生是被学生攻击反对或选立的,工人是可以任意罢工的。诸如此类的事很多。现在就是圣经所说不法的人,要显露出来的时候。我们若不小心,不肯顺服权柄,就不是跟从基督,乃是跟从敌基督的。所以,我们若不能顺服权柄,我们还能盼望别人顺服权柄么?那些在教会中,受雇领薪的人来管我们时,当然我们不能顺服他们。若是神把一个人放在这种地位上,叫我们顺服,我们就当顺服。希伯来书说,那些当心你们灵魂好象将来要交账的人,你们应当顺服他们。所以,我们应当顺服长老,是我们所不能推翻的。


  我们中间长老的名义和设立

  我们先总括的说一下:(一)长老就是监督,(二)长老是多数的,(三)长老是使徒或使徒特派的人所设立的。今天,我们知道,没有使徒,也没有使徒所特派的人。那末,长老从何产生呢?所以在同工弟兄们聚会谈圣经问题时,就大家同意断定以为圣经和圣灵的教训如下:现今因无使徒,所以正式长老无法产生。我们决不能以长老的名义给人。若有长老的名义,就要问立长老的使徒在那里。但是我们并非说今天没有作长老的人。今天虽无正式长老的名称,却可在各地找出有像长老的人,作长老的事。他们是非正式的作长老。这班人又如何能起来作长老呢?是谁派他们作「非正式」的长老的呢?我们又看见,是「非正式」的使徒所设立的。

  今天没有使徒是事实。但是今天有一班人,是作使徒所作的,如传福音设立教会等等的工作。他们承认他们没有使徒的圣洁,没有使徒的能力,没有使徒的得胜,没有使徒的工作。他们只能作使徒工作中的一小部分,也许只作千分之一。今天神就是藉着这一班人,在各地作工,像当初神藉着使徒们在各地作工一样,从前是使徒在各地设立教会,今日是他们在各地设立教会。我们承认他们是和使徒差得太远了,一点儿也不配称为使徒;然而我们却不能不承认他们是作使徒工作中的一部分的。这一班人就是在今日教会荒凉中,神所用的使徒。

  神藉着他们拯救了罪人,聚集了信徒。他们是最合式的人,来带领他们所领导的人知道在他们的聚会中,有某人当受他们的恭敬的,某人是他们中间的「长老」。

  我们不过带领弟兄们来顺服这些人。我们要小心,不然,我们就易流入天主教的承继使徒,或者监理宗以监督为有使徒权柄的教训。这不止是圣经的教训,就是按我们的经历而言,也是最合式的。比方:朱弟兄是在浦东作工的。他在浦东引人得了救。若请黄弟兄去浦东立长老,黄弟兄一定不知道当立谁。因为只有朱弟兄知道当地的情形。他曾一手带领他们,喂养他们。惟有他能知道当地弟兄们的灵性,为他们的灵魂关心。惟有他们带领他们,顺服他们中间这些像长老的人。同时,其余作弟兄的,该接受神所分派的权柄。

  我们总不能不顺服权柄,所以,当求神使我们谦卑。如果我们不能作「长老」,就当顺服别的作「长老」的人。我们当学习作顺服人的人。我们的肉体,若深深的受过审判,就以顺服为美事,为易事,就以顺服为甘甜了。肉体在什么地方不受审判,教会永远弄不好。弟兄们若把肉体对付的好,肯顺服,就无难处。所以,作使徒工作的人,当带领弟兄们来看见谁是当立的「长老」,也当带领弟兄们来顺服「长老」。


  长老的资格

  长老的资格,在圣经中,有明显的规定,是必须会自治,会管家,知道如何对待外人,对于神的真理会教导,会有相当的把握的。兹略述于下:

  (一)会自治

  为何要自治呢?因为若不能管自己的脾气,如何能管教会呢?攻克己心,制伏己灵,比任何事都难,他若不能自己服在基督的权下,他就不能叫人顺服基督的权柄。提摩太前书和提多书所说作长老的,不当醉酒,不当因酒滋事打人等类的话,都是指长老当会自治而言。所以一言以蔽之,就是作长老的,必须自己会管自己。

  另外作长老的。必须是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凡曾娶过妾的人,就不能作长老。因为这件事,表明他不能自治。

  (二)会管家

  人若不能管自己的家,必不能管教会。他若不能管自己的儿女,就怎能管弟兄们呢。长老是地位,并非恩赐。教师、牧师、传福音的是恩赐。作长老的,是指他在教会里的地位。所以,他必须是有经验的有本事的。他的家就是他的试验品,他若不能在家中叫妻子儿女顺服他,他若不能作好丈夫、好父亲,他就不能在教会中作好长老。神是叫人在自己的妻子儿女身上来试验,看他能否对付弟兄姊妹们。

  另外,神也藉着人的事业,像公司、学校、医院的事,来试验我们。若有人能作生意,会管校务,在公事房中会办事,在家中会管儿女仆人,这样的人,就能管教会。若有人对于这些事,一点不会治理,他就不能管理神的教会。

  (三)对外必须有好名声

  因为作长老的人,是代表教会的。长老有时要代表聚会与外人接触。长老若无好名声,就使全体教会受毁谤。许多时候,人在外面有坏名声,他不一定真是坏。人在外面若有好名声,就这人必定真有一点的好,所以,好名声还算得数,虽然坏名声有时却算不得什么。因为世上只有说人坏的,少有说人好的。所谓十目所视,十手所指的,少有是说人好的,多半是败坏人名声的。人若能在他身上找出好的来,以好名声给他,就他真是有点儿好了。若有人,本是在亚当里一个贪心利己污秽的人,却能说某基督人是好的,那末这个基督人的好,就真是好了。

  (四)真理有相当的把握

  因为作长老的,办理的是教会的事,并不是办理一个公司的事。办理那些事的人,并不必要有好名声,也不一定要对于真理有把握,不必是会教圣经的。但作长老的,却必须是会教导弟兄姊妹的。长老是作教会中看门的人。弟兄们若个个都要讲道,当怎么办呢?作长老的,该注意的看谁该讲,谁不该讲。当看出谁轻浮,谁不好,不能讲道。他们能给弟兄们相当的赞同和拦阻。他们若在真理上无把握,就要以为个个弟兄都好,个个所讲的都好,就变成不能分辨的人了。

  另外作长老的,也当会分辨、会断定那种道理不当容让进入教会,那种道理是不当拒绝的。这样,弟兄们听道,也不至于听乱了。(以上所述长老的资格,详列于提摩太前书三章,和提多书一章)。


  长老的责任

  (一)长老是监督

  圣经中称长老为监督。监督的工作,就是监督人,就是从上往下看,就是特别会用眼光预先看到聚会中的危险,预先看到单个弟兄和整个聚会的危险。我们现在有这么多弟兄姊妹,中间不免有弟兄或姊妹出事,或有软弱,或在外面犯罪,与人不和睦,或有不诚实,或有藉钱不远,或其它不名誉的事,和闹风潮的事。这些,就得有负责的弟兄,就是作长老的人去对付。他们不能容让面酵进到聚会里来。这些非正式的长老们,要对付我们中间任何弟兄不清不楚的事。因为这是他们的责任。他们要进入你的家来问你,来向你对付这件事。当他们来问的时候,你们应当顺服他们向你所定规的。因为这就是主所定规他们的权柄,就是主的权柄。

  天主教所主张的权柄,是太过。他们的失败,是在外面;他们主张的实际是对的。他们只有外表,没有内里的实在。他们若有内里的实在就对了。只要他们用权柄时,与源头相联就能有正当的权柄。

  (二)长老发表并断定事情的意见

  关乎事情的意见,是作长老的人方可发表的。弟兄们,不能随便在聚会中,站起来发表他信这个,不信那个。若有弟兄这样作,就是推翻长老的权柄。所以,一切对外的宣言、报告,和断定道理上的意见等事,只有长老们有权柄来断定,来发表。这不是普通的弟兄们所当作的。普通的信徒,只能代表个人来说话。长老能代表全体教会来说话。因为他们是服于元首之下,代表教会来说话的。这些是我按教会的程序而言的。

  (三)长老管理姊妹们各种聚会的事

  圣经中只有弟兄作长老,没有姊妹作长老的。神分给姊妹的地位,只是受管理的地位,并无管理人的地位。因为神不许女人管理教会,圣经中只有男执事和女执事,并无女长老,这就是表明神在办理教会的事情上,要男人如何作女人的头。所以,姊妹当藉着神的恩,来学习顺服。姊妹中若有能服事人的,她就可以作服事人的事。若有什么要定规解决的事,当由负责作长老的人定规。例如姊妹中有人要受浸擘饼等事,姊妹们可以作见证,但最终的决定,是在乎长老。姊妹中可以有恩赐,可以受弟兄和姊妹的尊敬,但是,在圣经中,地位和权柄的问题,是过于恩赐的问题。神的真理的问题,是过于本事的问题。例如我们中间的姊妹们,要于礼拜六下午四点半钟,有一姊妹的聚会。姊妹们可以发表意见,通知负责的弟兄们,弟兄们看这是当有的,并不阻止,应许她们这样作去,这就不是姊妹们单独行动,是顶合法,顶合一的。这样就显出这种姊妹们的聚会,并非私立的,乃是教会的聚会。

  为什么要姊妹们经过这些手续呢?是因姊妹特别是重于情感,易于受欺的。长老们是负责保护姊妹们的。若每一件与教会有关系的事,都让弟兄来决断,姊妹们就在蒙头的地位上受保护,蒙保守,并能避免许多的难处发生。

  所有的问题,都是团体的,不是单独的。姊妹们的事,也是长老们该好好负责管理的。虽然姊妹们是因服在基督权下的缘故,而站在顺服的地位上,长老们却不该因为要避嫌疑,怕姊妹们见怪,而不负责。自然,长老的权柄,是有限制的。但是,巴拉是在底波拉的前面,作底波拉的蒙头者。

  (四)长老该管教会中聚会和讲道的事

  作长老的,对于教会中的错事,当管理并禁止。例如在聚会中,有弟兄站起来说不当说的话,因为没有教师恩赐的,越喜欢作教师,好象发了讲道的瘾似的。越有恩赐的,越不喜欢讲,总是越隐藏。所以,作长老的人,看见不该查经,不该讲道理的人作这些事情,就该予以禁止。弟兄们在会中,若有不正当的祷告、讲道、报告等,作长老的,当在会完后,负责通知这样的弟兄,解释给他们看,并禁止他们以后再作类似乎此的事。不然,他一次过一次作下去,你以为当忍耐他,但是软弱的弟兄们,却受不住了。所以,你当负责通知他。

  请我们注意,我们中间,并无严格的组织。就是未脱离宗派的信徒,要我们接纳他,我们就接纳他。我们的门是开得大的。凡是公会中得救的人,都可以进来与我们一同擘饼。现在假定他们来擘饼后,要特别勾引我们中间的几位弟兄或姊妹,去他们的家中查经,或者竟然叫他们把聚会中弟兄或姊妹,召聚一些同去听一点闹意见的道理。这样不久,就要看见教会中要因所讲的这些事,发生分裂。所以,无论是弟兄,是姊妹,看见有类乎此的事发生,就该立刻通知「长老」。总得等负责的弟兄们,在聚会中报告说,某人家中有一聚会,你们大家可以去,这样,方可前去。不然,这种聚会,就根本不当成立,我们今天并非没有个人的自由,但是,我们应当服在神的权柄和支配之下,享受聚会的限制的自由。多少时候,只因有一个人是与你顶熟的,与你谈及一二件事,就在无形中把酵带进来,不久就弄成一派,使全团都发生危险。所以,弟兄们当注意这些事,学习顺服权柄,不要行长老们所未许可的事。

  (五)长老断定主日聚会的事和写介绍信

  关乎主日的聚会,该在上午,或者下午,都是长老们该定规的。此外如写介绍信这件事,也不是弟兄们个个都可随意写的。有时,你可写信介绍一个人,给别的地方的弟兄。但是,惟有长老们写的介绍信,才是代表教会作的。这不过给我们看见,长老是负责来代表全体的教会作事,并且负责监视一切,不让教会出事。所以,作长老的,当学习如何作得好,如何运用权柄。弟兄们,当学习如何顺服。

  (六)长老是作榜样的

  长老被立,被认定之后,是当受弟兄们的尊敬的。同时长老自己,当战兢恐惧的来负责。他当看见自己是毫无权柄的。圣经里把这两方面的真理,摆得顶希奇。在弟兄姊姝们看来,长老是代表神的权柄,是个个都当顺服的。在长老自己看来,是没有权柄的。我们听见长老的权柄之后,岂非惧怕,

  长老如果错用权柄怎么办?如果他们辖制我们怎么办?但是,神也对长老们说:「作长老的人,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也不是辖制他们,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彼前五1-3)长老自己没有权柄。他只有神的权柄。你若在基督里,明白神的心意,又把神的心意说出来,那才真是权柄。长老并非辖管羊群。作长老的当自己小心,学习顺服神的权柄,作羊群的榜样。这样,方能叫弟兄姊妹们看见他们的权柄。一方面,弟兄们应当顺服长老所代表的基督的权柄;一方面长老自己,又当看见自己是没有权柄的,不过是作榜样而已。(至于长老的权柄,详见提摩太前书、提多书、使徒行传二十章。)

  (七)控告长老

  提摩太前书告诉我们,控告长老的呈子,要有两三个见证人,不然,就不能收。所以,在这件事上,当注意的有两点:第一点,是当有书面的控告。口头的控告,不能算数。因口说无凭,常会食言,或翻变。第二点,是当有两三个见证的人。一人的见证不可靠。圣经中,两三个人,是见证的口。所以作工的弟兄,或作工的弟兄们所特派的人,该特别负责对付这样的事。在此我们又得请你们注意,因为今天无正式的长老。今天只有一班人,作当日使徒们所作的工的一部分,长老既是由他们负责的,有时,对付长老的,也该是他们负责。


  长老与其它地方长老的关系

  神的恩赐,是不讲环境的;地位是讲环境的。神的恩赐,如传福的、牧师、教师,无论在何处,都可运用。因这些恩赐,是神赐给(全体)教会的(弗四),是为各地的聚会的。所以没有一个作工的人,可以像现今在公会中的牧师去专管一堂。圣经中,并无这种东西。你在上海,若会栽培信徒,你在江北,也会栽培信徒。你若是教师,你在上海会教圣经,你在江北、南京、济南等地,也会教圣经。这决不会因地方不同而变成不是教师。你若是传福音的,你在上海会传福音,你在江北、南京、天津等处,也会传福音。你在上海,若不会传道,你在任何地方,也决不会传道。决不会有人在甲地不会作工,在乙地就会作工的理。因这些并非知识的问题。所有的问题,只有一个,就是你是否神所设立的恩赐。你若有恩赐,不管你有无知识,人能因你得拯救,得帮助,并不会因你的知识而有何分别。恩赐到底是什么呢?恩赐,就是神因基督作元首,而赐给基督的身体的本事。这本事,是不会改变的。我可举一个例来解释,例如一个泥水匠,在上海是泥水匠,在南京仍是泥水匠。一个成衣、针线做得顶好,他在上海,或在北平,都能做成衣,照样,环境不会改变恩赐。

  长老就不同。长老完全是地方的问题。在上海会作长老的,不见得在南京也会作长老。在上海为长老的,在南京就不是长老。因为每个地方聚会的灵性、背景、环境、地方上的教育和习俗不同的缘故,所以一个人可以在上海会作长老,到了江北,就不一定会作长老了。在乡间会作长老的。不一定在城里也会作长老。这完全是地方问题。圣经中的恩赐,是为全体教会的;圣经中的长老,是为地方教会的。所以,有恩赐的人,不当老在一个地方,该到别处去,把恩赐分给人。作长老的人,当常在本地负责。我再举泥水匠的例来说:比方你在上海是个泥水匠中的工头。你到南京后,你的职业仍是个泥水匠,但是,你却不一定仍是个工头。泥水匠是你的本事,你到了南京,你的本事仍在。工头是地位,你到了南京,你工头的地位已过去了。照样,圣经中的职分和恩赐是不同的。职分和地位,是为当地教会的;恩赐,是非为当地教会的。但是,人最易犯的,就是在本地作长老的,到了别地,也要插入你的意见,这就不应当了。你不当以为在江北的事,是如此办的,所以在上海也当如此办。江北的教育、交通等等情形,与上海都不同,你不能易地而仍用同样的办法。恩赐就与地位不同了。在江北如何,在上海也是如何。

马上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