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是主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当前时间
 
联系方式

邮 箱:fxdhy2014@163.com


我的蒙召和事奉
浏览数:11

我的蒙召和事奉

文/江昭扬
《生命季刊》第76期

1989年在加拿大神学研究所读道学硕士课程时,有些教授曾问我,读完后要到哪里去服事?我的答案总是:“再读一个神学硕士后,就回台湾牧会或教书。”但在加拿大读神学的三年里,我分别在两间华人教会中事奉,发展国语事工。虽然有些成效,但也深深感觉那是一块硬土,若非圣灵亲自动工松土,恐怕成效很有限。当我在接触了东南亚各国、大陆或台湾移民来的同胞后,心灵上或多或少有些失落感,也缺乏安全感。

慢慢地,我改变了原来的想法,并且求主:“若是你的旨意要我们留下来服事这一群人,就为我们开路。”我当时内心的感觉,如同主说的:“他看见许多的人,就去怜悯他们,因为他们困苦流离,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于是对门徒说:要收的庄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祂的庄稼。”

1991年底我还在温哥华时,多伦多的朋友和牧师想在北约克市 (North York) 为讲国语的同胞成立一间国语教会。这正与宣道会多伦多华人教会联谊会和宣道会的十年植堂计划相符,所以他们就开始为这教会的成立忙碌了。

1992年4月起,他们每月在总干事家举行两次祷告会。在温哥华的我也迫切地祈祷。

1992年5月,我在多伦多面谈后,即回台湾等消息。7月中旬,我在台湾为北约克这个国语教会未来的成立发展祷告,神藉历代志上的话再次激励我。这段经文,如同神亲自向我说话一般,其中充满了诸多宝贵的应许。

我们就抓住这宝贵的应许,义无反顾地由台湾经温哥华到多伦多来。1992年9月10日在梁碧瑶总干事家签署成立教会,成为加中东地区第98间华人宣道会,也是北美第100间华人宣道会。

严格来说,当时根本不具备成立教会之条件。Gordon Bucek牧师曾回忆说:“这是我所见过成立一间新教会时的最少的人数。”

教会签署成立之后,核心小组只有四人,摆在眼前的事工非常的多,一切都从零开始。但神的恩典实在够用,可以使无变有。核心小组成员个个能干又爱主,一个人当三个人用。9月24日开始每周一次查经祷告会,年终出席人数平均在十人左右,一年多的操练下,来每个人都能开口祷告,带领分祷告和带领小组查经。1992年10月18日在我家开始第一次主日崇拜,共有三十个大人,十五个小孩,气氛十分融洽,每个人都很单纯地为敬拜神而来。回想起来,这些核心小组的同工实在很坚强。

1992年2月后,我们租到McKee公立学校公开举行主日崇拜,并对外宣传。教会成立至2003年,人数不断增加。主日崇拜开始三年多来,已稳定在九十多个大人,三十五多个小孩,其中有十九位受洗加入教会,共有近六十位决志信主。

参与新教会植堂的人个个都很辛苦忙碌,但我们相信每个人都忙得有意义,也很快乐,因为我们知道是为谁而忙。

我期望这个教会是建立在两个根基上—神的话和神的爱。我认为,一个教会有神的话语供应,就不会有属灵的饥饿;有爱在其中,就不会冷漠,教会就不会荒凉。然后一齐去传福音,完成大使命,把人带进教会,并用神的话和神的爱,吸引他们留下,在教会里向下札根,向上结果。

北约国语宣道会的成立,是区会和众多华人宣道会的鼎力支持,诸多弟兄姐妹的恒切祷告,和神的大能与慈爱彰显的果,否则实在无法实现。

很少有人知道,我原来是个商人,从1976年至1987年的十余年,先后担任台湾维力食品公司外销经理及国亨公司经理之职,并且事业稍有成就。这样一个经理人,怎样会走上全职事奉之路呢?1985年初,台湾爆发了三十年来最大宗经济犯罪案—十信事件。事件连带影响债务人蔡辰洲有关系的企业的许多职工存款,我也是2700多位受害人之一。

那天是2月11日,刚巧是我三十三岁农历生日,本想好好庆祝一番,没想到却来个晴天霹雳,把一个正值事业巅峰的青年人,击落到深渊谷底。

当时,三百万元并不是个小数目,是我辛苦多年积蓄得来的。面对木已成舟的事实,我跟其他受害人一起四处陈情,一心想讨回公道,要回损失的金钱。我抱怨最多的是,为什么自己花了这么多时间和金钱在教会事工上,还会遭此厄运?我也担心自己的遭遇会让教会中初信的弟兄姐妹跌倒。因此除了牧师、执事外,始终不敢公开自己的困境。

自从国小起参加儿童主日学,我就未曾离开教会,但也不是很热心地追求。高二受洗时,我对圣经还是一知半解。直到1970年代初读台大农艺系时,看着团契契友对神的话语了解透彻,这才激起个性好强的我认真研读圣经的动机。

台大毕业后服役两年。1974年在陆军兵工部队服役时,我因英文底子良好,就与外国宣教士詹信加牧师配搭,任翻译工作。詹牧师一直觉得我很适合当传道人,然而,从小穷怕了的我,一心只想退伍后先赚些钱再说,并未把詹牧师的话放在心上。

退伍后1976年任维力食品公司外销部经理,1980年在国亨企业公司任经理。在食品外销代理业中,农艺系毕业的我,以非科班的身分,开拓了自己的事业,赚了不少钱,车子、房子、妻子、孩子样样都有了。

1984年经济不景气,而自己手上稍有积蓄。经银行界朋友介绍,将积蓄存入国泰塑胶集团理想工业公司,以谋取较高的利息收入,维持公司的营运。我以为国泰集团财务稳定、信誉佳,负责人是十信理事主席、刚当选为立法委员的蔡辰洲,应该有十足赚钱的把握。但万万没有想到,风波一起,自己竟连本带利地全赔了进去。

今天大家看到我太太周蕾,每时都在帮助丈夫在教会事奉,可谓“夫唱妇随”的典范。我要强调,两人若不同心,如何同行。但事实上,周蕾的生命亦是经过一番转变的。

我和师母都是成长于拜偶像的家庭,都是第一代基督徒。40年前在台湾基督徒人数很少。教会在草创期,许多牧师都没有关于婚姻、交友这方面的教导,从来没听到过。我信的时候,只知道信耶稣很好。在蒙召就读神学院之后,我才明白有关基督徒婚姻的道理。

当年我一直带我的女朋友(以后的太太)去教会,她也没反对,一直跟我去教会做礼拜。她一心要交信耶稣的男孩子,嫁给基督徒的男孩子,并坚持要在教堂举行基督教婚礼。当时牧师在婚礼上凭信心称她为姊妹,但是我真正看她决志信主,是在结婚4年后(1983年)。

那时,日复一日的商场竞争与压力,使我的心思逐渐被工作所充塞,也忽略了与家人、儿女的相处。当时尚未信主的妻子,一度以为丈夫的信仰是婚姻幸福的保障。结婚头三年,由于一南一北的工作,见面时间少,倒也相安无事。婚后第四年,周蕾辞去教职北上后,相处时间多了,因信仰不同所产生的摩擦也与日俱增。周蕾对我始终坚持参加主日崇拜并不是很排斥,大多数时间也会陪我去教会,但有时处在忙碌的工作与密集的聚会夹缝中,周蕾不满自己被忽视,一度拒绝到教会,有时也会说气话,要我嫁给教会算了。

让周蕾迟迟不愿接受基督信仰的,是因为她看到一些基督徒言行不一的反见证。直到1984年底,周蕾被一对放弃了亲情与物质享受,到台湾传福音的美籍宣道会宣教士胡约翰牧师师母的牺牲、奉献精神所感动,终于口里承认,心里相信,流泪决志信主。

没想到周蕾刚信主,家庭就遭“十信”变故。此时,周蕾反倒担心丈夫会受不了打击而离开神。因此,她不断用神的话鼓励我,两人在信仰上开始彼此扶持、提携。此外,与我熟悉的牧师们不仅常常安慰我们,在农历年前,也拿出钱来帮助我们,这使我感动不已。一时之间,我不禁怀疑,谁才是真正富有的,是年纪轻轻就拥有车子、房子、存款的我呢?还是那些满有爱心的牧师们?我接受了牧师们的关怀与爱,却把那些钱退还给他们或奉献给了教会。

接着半年,是我们生活最苦的日子,因为市场景气低迷,公司几乎接不到订单,有“坐吃山空”之虞。从来不在乎家用的周蕾,此时为了节省开支,养成记账的习惯,也外出教书,贴补家用。而我一心想追回欠款,在四处奔波、陈请无望的颓丧中,逐渐清醒了。我醒悟保罗对提摩太教导的真切:“然而,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因为我们没有带什么到世上来,也不能带什么去,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但那些想要发财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网罗和许多无知有害的私欲里,叫人沉在败坏和灭亡中。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前6:6-10)

明白神的管教后,我打算实践读大学时所领受的呼召,进入神学院,接受装备,做个全职的传道人。然而,教会卫牧师提醒我,除非我很清楚神的带领,否则,这无异于逃避现实。于是我按捺内心的想法,回到工作岗位,咬着牙,继续苦撑了半年。虽当时经济还未复苏,生意却逐渐上门,到年底结算时,那一年竟然还有盈余。

走过幽暗深谷后,终于可以站在弟兄姐妹前面见证神的管教与恩典,聚会后有人戏称:“花三百万元建立了妻子的信仰,还是很划算的。”我只有含笑以报。其实经过这次的经济风暴,我不仅换得妻子的同心,也找回了真正的自我和一个快乐和谐的家。当然我们做了牧师和师母之后,我们会按圣经原则来教导年轻会众,告诉他们要在信徒中找对象,也会告之与不信者结婚,因为价值观不同,会带来许多的冲突。若是与不信者交友后自己信主的,就当尽力传福音给对方,以后再论及婚嫁。

一天,我与萧保罗牧师在天母住处的阳台,眺望阳明山的景致,他有感而发地对我说:“你这么年轻,什么都有了,难道你愿意这样过一辈子吗?你比别人条件都好,你是否想过后半生为神多作一些的事呢?”这席话再次挑起我放下欣欣向荣的事业,走向全职事奉的心志。

1987年,35岁的年纪,终于考进中华福音神学院就读。修完两年课程后,继续到加拿大神学院就读,于1990年4月底完成道学硕士学位。回首这段鲜为人知的蒙召献身之路,每一个过程都有神的美好计划,我不无感慨。

1992年下半年移居多伦多,并于北约克区植堂,成立北约克国语宣道会,任主任牧师之职至2003年,前后共11年之久,同时,亦参与大多伦多信徒培训事工多年。

在教会事奉期间,我们一家和谐快乐,师母全职事奉教会,很受弟兄姊妹欢迎和爱戴。儿子及女儿学习日渐进步,常常帮助教会事工。不论在行政管理及财政方面,北约国语宣道会都在日益成长之中。尤其是参加主日崇拜的人愈来愈多,由当初十年前的三人增至快三百人(2003),其中七成多来自大陆的移民,其余二成多来自台湾,香港、东南亚地区,彼此相处得很融洽。

对于教会的建立,从无到如今的光景,我只能说:“信心有多大,恩典有多少。”愿将一切荣耀归给神。

在2004-2006年间,我赴美国新泽西州主恩堂任国语部牧师。后有感大多伦多国语事工需要之大,决定重返加国服事,自2007年3月,任美城迦密国语宣道会主任牧师之职,并于2012年取得正道神学院教牧博士学位。现于加拿大华人神学院和美国正道神学院担任客座讲师,也为加拿大校园团契董事会主席和华神加拿大学区董事。

二十多年来,神赐牧者心肠,使我成为大多伦多国语事工最资深牧者之一。未来岁月将投入写作和培育年轻一代传道人。求主继续使用这不配的器皿,成为更多人的祝福。

江昭扬 来自台湾,牧师,现在加拿大事奉。

马上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