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是主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当前时间
 
联系方式

邮 箱:fxdhy2014@163.com


郑秀文:用生命为上帝作见证
浏览数:5

2005年拍完最后电影《长恨歌》后,郑秀文突然销声匿迹,而引起媒体高度好奇,甚至一度传出重病,死讯等负面消息。这一段长达三年的“非常时期”,正是她人生最黑暗,却是真实地经历上帝的一段生命历程。

郑秀文,华语乐坛天后级的超级艺人,自1990年开始至今,她的专辑在全球销量已累积突破了2500百万张,成为香港最成功的女歌手之一。她同时也是香港影坛最具号召力及片酬最高的女星之一,演出过多部卖座电影。

然而,在2005年拍完最后电影《长恨歌》后,郑秀文突然销声匿迹,而引起媒体高度好奇,甚至一度传出重病,死讯等负面消息。这一段长达三年的“非常时期”,正是她人生最黑暗,却是真实地经历上帝的一段生命历程。

2010年,重生的郑秀文带着信心,再度站在舞台上,对生命和世界有了全然不同的眼光。她胸怀着一颗被粹炼过,充满热情使命的心肠,藉着音乐,她大方告白自己的信仰历程,并用属于郑秀文的风格为上帝代言,传达她心中汹涌澎湃的爱和信念。

近日,郑秀文接受《真情部落格》采访,她卸下明星的光环,与观众朋友真情告白上帝大爱,采访中她因感动一度哽咽落泪,而纯真的笑容更告诉世人“靠着上帝我现在很好!”在镜头前,她还原真我,毫不避讳真实的年龄,袒露信主前追逐错误的价值观以致迷失自我,为了预知未来甚至求神问卜,以及患病期间不为人知的无力感。

“天后”的真实人生

今年38岁的郑秀文,已出道20年。她1999年参加香港第七届新秀歌唱比赛第三名而踏入歌坛,梅艳芳是那届的第一名,这场比赛堪称香港天王天后的踏板,郑秀文回忆当年说,“我参加比赛只是因为我读书不太好,对唱歌也蛮有兴趣,就试试看吧,抱着乱碰乱撞的心态参加了比赛。我的个性就是那么拼命,那么彻底,做每件事都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坚强的意志力成就了郑秀文今天的辉煌,同时也一度给她带来碰撞和伤害。在演艺圈竞争的洪流中,她追逐着社会所灌输的世俗错误的价值观,将排名、金钱和美貌等同于郑秀文和她的生存价值。

“我很在意排名,这个就代表了郑秀文,没有排名就完蛋了。我的价值观一直非常错误,我一直追逐着世俗的错误的价值观,追追追,追到我以为,我单凭这些东西就等于我的生存价值。我的心里常常存在着一个黑洞,觉得这些才可以填满。但后来发现,必须要上帝的爱来拯救我才能填满。”这是郑秀文心底的声音。为了在娱乐圈中长盛不衰,她很想预知并掌控未来,有段时间常常算命。郑秀文坦言,这是自己很不愿意暴露的一件事。

为了达到理想的身材,郑秀文连续七天只吃两个苹果,就算昏倒也要维持大家眼中永远光鲜亮丽的天后。尤其是她接拍《瘦身男女》饰演忽胖忽瘦的女主角时,为了完成拍摄任务,郑秀文也在短时间内增肥减肥。那个过程令郑秀文支离破碎,她疯狂地减肥,每天不能进食,拼命跑步。结束之后,“我好像一条死掉的虫,瘫在沙发上,累到不行。我身体很弱,心灵更弱。但是我知道,十天之后又要拍了,又要穿回旗袍了,变成一个窈窕淑女。”

以前的郑秀文是许多品牌的大户,热衷奢侈品。“以前我买衣服很疯狂,去名牌店。他们都会特别地招待我,看到我会喊着‘郑小姐来了……’,然后会把衣架推出来,都最新的衣服。我觉得很满足,我的头上有一个光环。我发现,其实我很需要这些东西来荣耀我自己,包装我自己。”

完美主义、坚强意志力在错误价值观驱使下,令郑秀文伤痕累累,“追求完美带给我很大的伤害,也让我常常听不到自己心底的需要。我以为金钱、漂亮就是一切,没想到追求的过程让我感觉很受伤……我把很多错误的价值观放在自己身上,心那小,怎么能承载这么重的压力?我常忽略自己的感受,比方悲伤、身体的需要、休息的需要。”

爆发忧郁症

郑秀文长期活在伪装的坚强外表下,追逐名和利的同时,也被名气光环压得喘不过气来,持续和庞大工作量和莫名低潮对抗。2005年,她带着沉重的无力感,接下电影《长恨歌》女主角的工作。而这最终变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令她不堪重负,爆发忧郁症。拍完《长恨歌》最后一个镜头,郑秀文好像一盏油灯,油尽灯枯。

那段过程,外界谣言四起,或真或假。许多人说郑秀文“入戏太深”、“角色附身”。对这说法郑秀文不置可否,现在她才透露:“我不觉得我跳不出,只是这个借口也让我松一口气。我忧郁到一种不行的地步,人家这样说,反倒让我可以不用解释自己有忧郁症。”

早在拍摄《瘦身男女》的时候,郑秀文精神状况已经开始耗弱,只是她撑出坚强的外表,郑秀文自剖:“不是拍《长恨歌》让我忧郁,而是我带着忧郁去拍这部电影。”她还透露:“当时挺多广告合约,但每到开拍当天却因为沉重的无力感而不能工作,什么都准备好了,就是无法走出房间,最后一刻只好打电话给助理说我病了。所以不断的赔钱了事,很多混乱状况都是因为忧郁症。”

郑秀文停掉所有工作闭门在家。为了摆脱无力感和忧郁的吞噬,她拼命阅读来释放情感,投入每一本的小说里面,投入到每个主角当中,阅读到快要失掉自己,不吃饭也不睡觉。这个过程让郑秀文感觉到一点“抽离”,暂时忘掉忧郁和无力。

但是当她面临这种无力感时,生命已经变得完全没有意义。她一个月没有照镜子,七天不洗澡。“我好像生活在一个小木箱里,里面只有一个人,你好像呼吸不到,也嗅不到外面世界是什幺样。还有早上起床,我会有种很重的绝望。”就这样,郑秀文“白天跑去睡觉,把窗都关起来,把房间弄得黑黑的。晚上的时候月亮出来了,就可以活动一下了,出去吃饭,看看电视。”

最初的时候,郑秀文没有意识到这可能是忧郁症。而且她也不肯承认,不敢面对,不敢触碰这可能是忧郁症。郑秀文选择了逃避,缩回小小的世界,看状况会不会好一些。

上帝拯救失丧者

上帝亲自寻找失丧者,在郑秀文忧郁最严重的时候,她常常会听到一个声音,“郑秀文,这次可以救你的。不是医生,是我——上帝。你祈祷吧!”这个声音强烈持久,萦绕在郑秀文的耳边。郑秀文想起,她曾在十几岁时,和基督徒的姐姐做过决志祷告,并且表示要跟随上帝。因为当时年纪很小,她没有很认真地面对信仰。“祈祷后也忘了,算命、拜拜,什么都干。但是没有想到在我生命谷底的时候,是上帝出手拯救我。”

在自己的小屋里,郑秀文开始祈祷。她希望有团契生活,但又无法跟人群相处,郑秀文祷告求神开路。郑秀文跪下来,有些时候比较懒惰就躺下来了,有些时候坐下来,有些时候哭得很厉害,有些时候很激动,有些时候会喊出来‘你要救我’,有些时候就比较安静。“祈祷对我的情绪有很多安慰,给我的情绪很多流放。让我累积下来的负面情绪透过祈祷就慢慢医治,也慢慢一步一步看到上帝对我的带领。”

八个月后,上帝把郑秀文安排在一个很特别的查经班,让她认真面对自己的问题。第一天去查经班,一听到赞美诗想起的时候,郑秀文的眼泪决堤一样流个不停。“把里面一些很严重的伤痛,把里面一些困扰我的负面情绪,全都随着眼泪流出来。那是一种‘很安静地崩溃’”。

郑秀文的生命是从祷告开始翻转,她强调祷告的重要性:“所以我觉得祷告很重要,你祷告才知道这是上帝的回应。你没有祷告,怎么知道这是上帝的带领呢?”

在圣灵的光照下,她真正去面对自己。“我们都喜欢迎合这个世界的价值观,大部分人都欠缺活出自己的勇气,包括我。我叫郑秀文!当我拥有很多人人渴望的东西时,我却发现我的内心一无所有。”

郑秀文也认识到算命这种很蠢的方法并不能预知未来。当她经历忧郁的时候,这些东西完全不能帮助她爬起来。“我必须要有一个很大的力量去拯救我的人生观、价值观,把它们扭转过来。算命通通都没有办法,他们写东西给我,我完全烧掉。我的未来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就交给上帝。我每天就带着他给我的信心走下去。他给我的困难,他一定会给予我力量去跨过的。”

为了走出低潮,郑秀文勇敢向上帝求:“给我勇气再度面对人群,我希望做一场演唱会。你不要给我成功,我求你给我踏出这一步的力量,让我能够重新开始。”经过三年的忧郁,郑秀文开了一场复出演唱会,那天起床她感触很深,静静写了封信给自己,句句肺腑之言,演唱会中她公开读出,令在场观众唏嘘不已,她记得最后她对自己说:“最重要的是,你的勇气回来了。”说到这里,郑秀文哽咽起来。

上帝不仅给了郑秀文崭新的生命,而且磨掉了她个性当中的许多弱点。她检讨到自己过去自私、脾气差,还自命“直爽”,《圣经》使她明白爱是“不自夸、不张狂”,她懂了:“自私的人是不会开心的,但通过这三年,上帝给我很多磨练,我很多缺点都磨掉了。现在我还是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但是我愿意顺服。我非常珍惜跟人的关系,这种喜乐很重要。虽然我现在还是有很多缺点,但是我愿意顺服。”

义无反顾为福音

重新投入工作,郑秀文有了不同的使命,“我还是喜欢工作,喜欢努力的感觉,只是以前是追求成就感,现在发福音专辑、写见证书有很大的使命感。很巧妙地,我的生命能让人有启发,辛苦熬过这三年,越痛苦越值得!现在很多痛苦中的人都会找我谈,很多人好奇信仰的帮助,我用我小小的故事让人知道上帝的能力,我非常喜欢这角色。”

关于出福音专辑这一大的转变,不担心市场的反应吗?郑秀文说:“上帝给我平安、勇气、能力,因此我从第一天就不担心销量或被怎么定义,越不去想这这些,上帝越保守。我的动机很纯净,希望讲自己的故事让人得到帮助。”没想到福音专辑在香港一发行,销量立即直冲而上,她把全部版税捐出去,帮助了很多慈善机构,确实如她说:“你越不去担心,动机越纯净,上帝帮助越大。”

用生命为上帝作见证,郑秀文说自己“义无反顾”,“我义无反顾出了一本书,开宗明义就说义无反顾非写不可。写这本书很挣扎,跟查经班姐妹说我很痛苦,不想写、不想打开自己,那得要公开自己最不好的地方,人家只要打我一拳我就无力抵抗了……我一直挣扎,还是顺服了。该怎么写,我经过很多祷告。当我却写的时候,发现停不下来,是上帝在帮我写。” 为福音愿意失丧生命的,必得着生命,顺服神写完这本书,郑秀文得到一种疗愈感,她发现,当她可以坦然当做历史摊开,忧郁症是真正画下句号了。

以前太忙碌,现在她珍惜跟家人相处的时间,也从一味接受爱的角色转换为爱的交流。对爱情呢?郑秀文说她对爱情有期待,对以前有反省,“以前是接受爱的那一方,以后我希望谈的恋爱是对等的可以被爱和付出爱。”

带着对于爱的崭新体会,郑秀文敞开拥抱、关怀灵魂。她到医院传福音,还跑去云南山区当一周的老师,住在当地一位老婆婆家,吃粗茶淡饭,她却说:“心灵像吃了补品,生命丰盛了。”她打算每年都和两个好友一起去。有次在蒙古帮失去父母的小孩洗澡,洗出来水是黑的,看到孩子泡在浴缸快乐得像只小鸭子,郑秀文说:“霎那时有种当妈妈的感觉!”

习惯被华服、物质包围的郑秀文,如今宁可把时间用来传福音,或聆听朋友的困难。现在的郑秀文,像个关怀天使,大家的好朋友,她鼓励观众朋友:“上帝的爱不偏不倚,只要信靠一定会找到。如果你不是信徒,建议从一个小小的祷告开始。”

马上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