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是主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当前时间
 
联系方式

邮 箱:fxdhy2014@163.com


宾路易师母与灵命复兴
浏览数:6

宾路易师母与灵命复兴

  宾路易师母(Mrs.Jessie Penn-Lewis1861228日-1927年)是一位英国基督教作家,她和伊凡罗伯斯(Evan Roberts1878-1951)一同领导了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教会复兴运动——1904年-1905年的韦尔斯大复兴。

  宾路易师母(Jessie Penn-Lewis)于一八六一年二月二十八日生于英国南韦尔斯的尼司城(Neath Sonth Wales)。她的祖父名叫撒母耳钟斯(Samuel Jones),是美以美会的加尔文派(Calvinistic Methodist)的著名牧师,宾路易师母自幼聪明过人,但因为身体脆弱的缘故,不能按部就班地受教育。她最长久的入学时期,也不过是六个月。十九岁她就结了婚,嫁给威廉宾路易(William Penn-Lewis)。

  一八八二年的元旦那天,她说:“在我内心有一个极深的渴望要晓得,究竟我是否是神的孩子,由于这问题困惑着我,我于是拿下搁置在书架上甚少阅读的圣经,顺手一翻,我的目光就落在这些话语上,‘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赛536)她说:“不经心地继续翻下去,另一句话又跟进我的视线,这句话说:‘叫一切信祂的都得永生。’(约316)立刻我就扪心自问,我是否已经相信,神以将我的罪孽,都归在十字架上神的羔羊身上;我沉思神的话语后,心里觉得很惊奇,经上实实在在地说,我若相信神的话语,我就已经获得永生;我急忙向主发出呼声说:‘主啊!我信。’”就这样宾路易师母经历了重生的过程,此时有极大的喜乐和平安充满了她的心。

  在一八八四年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在她所写的日记上,透露了她完全降服和彻底奉献的记载。日记的内容是这样写着:“主耶稣,今天是我二十三岁的生日,我愿意再度将我的全人献上,包括我的灵、魂、生命、时间、双手、双脚、眼睛、嘴唇、声音、金钱、才能、意志、心和爱、健康、思想和意念。凡我所有的,凡我所是的,凡我所成的,我的现在与将来,全归于你;我愿完全地、绝对地、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你。我确信你已收纳了我,你要在我里面作工,让我去思想、行你所喜悦的事,成就你的美意。主啊,随你所认为美好的方式使用我,保守我注目仰望你,准备随你目光的示意而行动。你是我的君王、我的救主,并我的导师,请你切勿掩蔽你的同在,求你吸引我一日比一日与你更亲近,直至荣耀的那日来临。那时我能与你面对面相见。那时我不必再凭信心,因我已亲眼见到你的荣脸了。阿们!”

  一八八九年可以说是宾路易师母的病痛之年,她因着胸膜炎和日益严重的肺病,长期忍受痛苦的软弱。她经常到库克医生(Dr. Cook)那里看病,尽管如此,她对主的工作却毫不松懈。她照样参加收容所管理委员会、祷告聚会、查经班;纵使会后她可能筋疲力尽,但只要时间许可,她还是一一参与。在这个时期,扭转她属灵生命的一个重要时间,就是她阅读慕安得烈(Andrew Murray)所著的《基督的灵》(The Spirit of Christ)。那本书让宾路易师母认识到“天然的人”绝不能事奉神和蒙神悦纳,人必须得着天上来的能力的特别浇灌。

  她说:“当我阅读慕安得烈所著之《基督的灵》时,我发现我应当认识到圣灵是有位格的。我就接受圣灵,当作基督给我的礼物,正像我当初简单地接受耶稣作我的救主一样。我不能忘记随之而有的深切平安,与神的交通,和圣灵的交往,以及圣灵所结的仁爱、喜乐、和平的果子。然而我不明白,为何在我的事奉上,竟然毫无进步。这个经历并未拯救我脱离胆怯,我不敢为基督说话,也没有加给我能力,使我积极去作工。在这些事上,我还是与昔日相似,直等到三年以后,我看见还有一个为着事奉的圣灵的浸,那个才是为着脱离惧怕,而且供应能力,并为基督作有效见证。”

  一八九二年她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生命”的存在后,她就每周与同工们聚集,一同等候神,专一等候神确实地赐下能力,渴望神倾倒祂的灵在她们的工作上,在她前段时期的事奉中,她认为她和她的同工们缺乏圣灵的能力。因此,她渴慕圣灵的充满。凡是她所发现被圣灵充满的人,她都请到她的教会来讲道;凡是她所听闻懂得一些圣灵之事的人,她也请来听他们讲说。她是何等盼望自己和全教会都能得着这个祝福,这时宾路易师母也读遍有关圣灵工作的书籍,要查考神是否应许他的儿女,可以得到圣灵的内住和能力,正如五旬节的日子一般。

  一八九二年二月,宾路易师母的属灵追求有了一个结果。当时中国内地会传教士训练之家(Missionary Training Home)的负责人苏尔托(Miss H.E. Soltau)姊妹,在女青年会开了十天的特别聚会。这次聚会满有圣灵能力的彰显,加增了宾路易师母迫切寻求这种能力的心。她再度祷告说:“神啊!将你在五旬节作在彼得身上的,也照样作在我身上。”于是神的灵开始盘问她,把她心中的意念和隐情全部显露出来。她说:“圣灵用三个尖锐的问题来考问我。首先的问题是,‘如果我答应你的呼求,你甘于被人厌弃吗?’第二个问题乃是:‘为什么我渴望圣灵的充满?’是否为着工作成功,使我被众人认作一个大有用处的工人?第三个问题乃是:‘我愿否没有任何奇妙的经历,单凭信心,完全依靠主的话语而行?’”经过内心的思想和挣扎以后,她降服在主的面前。她体会到:“各各他先于五旬节,与基督同死先于圣灵的充满。神的儿女需要能力,但是神不能把能力赐给旧造,也不能将能力加给未经钉死的人。或者有人会得到一些能力,然而距离神所要给的何等遥远。撒但会把能力交给‘老亚当’,可是神不会这样作。”这是她从神那里明白的。

  在一八九二年三月间的一个早晨,当她在吃早饭的时候,主的大荣耀突然显示在她的灵里,犹如当年他向走往大马色路上的保罗显现一样。这个荣光能力浩大,使她急忙奔回她的房间,她双膝跪下,默默敬拜。接着是复活的主向她显现,主自己的灵进来,充满了这个倒空的器皿,结果神立刻给她事奉的能力,这正是她长久以来梦寐以求的。人可以借着圣灵的浸,归向基督的死(罗六3),使人的灵脱离了“肉体”和“魂”的辖制,得以借着圣灵成为神的居所,并成为一支畅通的管道,输送神的生命给干旱的人们。往后的年日,主亲自带领她经过一层又一层更深的交通于基督的死,直到她的异象愈过愈明,使她看出各各他的十字架是万物的中心,是神的儿女各方面属灵需要的伟大供应。她也看出圣灵的浸,并非像她往年所想是基督徒生命的目标,却是主所定规的路程的起点——引领信徒进入十字架的交通里,经过十字架的死与升天的主联合在父的怀抱中。

  一八九四年十一月,宾路易师母回到她的故乡尼司(Neath),同行的还有她的女同工杰克生(Florence Jackson)。从十一月七日开始,在尼司连续有几晚的聚会。每晚聚会人数都是爆满,甚至通道上、门口都挤满了人。许多失丧的灵魂归向了基督,许多信徒得到生命的启示。在尼司女青年会的周年纪念茶会上,在两百多个会众中,有一百八十人站起来见证她们从神那里得着荣耀的启示。最后全体会众高唱:“耶稣!何等奇妙的救主!”。一八九六年六月九日,宾路易师母在瑞典的首都斯德哥尔摩开始了个人召开的讲道聚会。一切的聚会都是公开的,参加的有三百多人。宾路易师母传的信息是“圣灵的火”。在聚会中果然看见圣灵的火降下来,看到神的威严。更看到神的大能如何破碎人的“己”。在聚会中,有许多人被神破碎到一个地步,无法隐藏自己,有的人更饮泣不已。

  一九○四年八月宾路易师母说:“我们一直向神求复兴。现在我们应当献上感谢,那片如手掌大的云正日益扩大。神用古代的复兴横扫过韦尔斯南部的丘陵和山谷。”宾路易师母成为韦尔斯大复兴的历史记载者。一九○四年十月,韦尔斯有了一次属灵的大复兴,这个复兴在历史上是空前的,没有一个复兴比得上这个复兴。大约有十万人悔改得救。这个复兴的影响深而广。带进复兴的主要人物是伊文罗伯斯(Evan Roberts)。他十多岁时便为众人的灵魂担忧,曾为韦尔斯的复兴哭泣祷告了十一年。罗伯斯是一个矿工,并无多少学识,只有二十多岁,他的英文是宾路易师母教他的。但是神大用他。人一碰他就要得救,一碰他就要倒下来。伊文罗伯斯经过了韦尔斯大复兴运动那八个月的紧张和劳累,尤其是日以继夜地在会众拥挤和空气不流通的教堂聚会,最后身体终于垮下来。宾路易夫妇随后邀请伊文罗伯斯到他们在列斯特(Leicester)的住宅养病。伊文罗伯斯的身体恢复的很慢,结果在宾路易先生家里住了几个月。在这期间伊文罗伯斯见证了大复兴运动中仇敌的工作和破坏。借着神所赐的知识和经历,伊文罗伯斯得以认清撒旦的诡计;而宾路易师母则认识到,基督徒与基督联合,是避开仇敌攻击和诡计的安全之地。两人于是合作写了《圣徒的争战》(Waron the Saints)这一本书。

  《圣徒的争战》强调一点:“真正认识神的同在,是靠灵里与幔内的神联合。这是与基督的灵的联合和交通,使信徒脱离自己的辖制,与基督住在神里面。黑暗势力往往向那些不知道他们诡计的人,去假冒神的同在,当信徒陷于被动时,那狡猾的仇敌就临近,用一种抚慰催眠的感觉来保卫信徒的感官。”另外她又说:"今天神的仆人必须面对一个问题:我们确实相信神的能力丰丰富富地藏在十字架的讯息里面吗?还是低估了神,以为十字架的道还需要其它许多的话来加以解释?这岂不是全智的创造者用以开启人心的钥匙吗?全能的神亲自作了十字架的讯息的后盾,也住在十字架信息里面。这能力不只对罪人是如此,对我们这些相信得救的人尤然。十字架的讯息能供应人生活中各方面的需要——在每一属灵长进的过程中,在每一迫切的需求上,永远都给予适切的帮助,永远不会枯竭。十字架是神的能力。”

  一九二七年七月二十九日,宾路易师母抵达韦尔斯的兰君诺(Llandrindod),在那里对一千两百多人的大会讲道。她身体虽然软弱,却满有能力。神奇妙地加添她的力量!整个星期中,她总共讲了十次道。她讲到基督的身体的分裂问题。她恳切地呼求彼此作肢体的,要互相体贴和宽容,因为磨炼的日子即将临到这世界。大会结束后,宾路易师母在周末前往韦尔斯的屈哈利(Treharris),应摩根牧师(Rev. J, R. Morgan)的邀请,她在马西墨(Maesycwmmer)的一间小教堂,讲最后一次的道。摩根叙述该次情形如下:“她软弱超过往常,她坐在侧边的座位。当我带领会众唱‘羔羊宝血有能力’这首诗的时候,我看见她动容了。她振作精神,走上讲台,劈头就说:‘许多人认为宝血是一种临到他们身上的能力’。由此她逐渐说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血有何等的功效。她说话时满有能力,会众深受感动。她说,在新约里面,基督的血常有向着神的那方面。我们因着血得以亲近神,我们是蒙宝血所救赎的,我们也是靠着血得以进入至圣所。基督的血纵然有洁净的功效,这种洁净的最终目的,仍旧是向着神的。基督的血从来不是向着地、向着人的,却是向着天、向着神的。他的血洗净人的罪,他的十字架拯救人脱离罪的权势。基督的十字架乃是神的工具,用来对付肉体,神乃是定肉体死罪。她讲了一点多钟,到了最后一刻钟,她的声音越来越弱,几乎不能听见。但当她作结束祷告时,她的灵似乎重新上升,恢复了原来的力量。她从讲台上下来时,差不多要晕倒了。有人问她,既然这么软弱,为何还要讲得这样长,她回答说:‘我必须说透我的讯息。’真是‘死是我身上发动,生却在你们身上发动。’”(林后四12)。

  一九二七年八月十五日,神终于呼召他的使女宾路易师母回到他的面前。当她进入荣耀的那一刻,在她身旁的弟兄姊妹都没有眼泪,因为主的同在充满整个房间,掌死权的已经被基督所败坏,死亡已经被得胜所吞灭。圣灵借宾路易师母的口和笔所作的见证,使许多人脱离仇敌的权势,并与神有更深的联结。特别是宾路易师母对于主十字架和属灵争战的观点,对中国基督徒领袖倪柝声的影响极其深远。他的名著《属灵人》,就是受到她的启发。

免费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