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是主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当前时间
 
联系方式

邮 箱:fxdhy2014@163.com


拆毁与建造—基督徒的一生要不断拆毁又不断建造
浏览数:13

拆毁与建造—基督徒的一生要不断拆毁又不断建造

盛足风

先知耶利米原是祭司之一,后来蒙了神的呼召,成了列国的先知,替神传说信息。在选召时,神对他说:"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我已派你作列国的先知"(耶1∶5)。接着神又加强语气说:"看哪,我今日立你在列邦列国之上,为要施行拔出、拆毁、毁坏、倾覆;又要建立、栽植"(耶1∶10)。

使徒保罗在述说自己的使命时,也说过类似的话:我将福音传给你们,是要你们放弃虚妄,归向那创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永生神(参徒14∶15)。又说:将……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将心意夺回……顺服基督"(参林后10∶5)。他又在另一处说:"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长生,……你们是神所耕种的田地,所建造的房屋"(林前3∶6-9)。

以上的经文使我们看出来,神给先知的使命有两方面:一方面是拔出拆毁,另一面是栽植建立。神给使徒的工作使命也有两方面:一是叫人离开虚妄,攻破高傲;二是栽种生命,浇灌生命。旧约与新约的用词虽有差别,意义却是一样。一切属灵的事工,不论对人对己,归纳起来,都离不开这两方面的要求:有拔出又有栽植,有拆毁又有建造。坏的、旧的要拆毁,好的、新的,要建造;出于亚当的要拆毁,出于基督的要建造。

拆毁与建造,何其相反、相对?但又何其相辅、相成。不论是属地的工程,或者是属天的工程,这条原则是相同的。在此,神给我们看到,拆毁与建造又是真理之饼的两面。

在已过的年代里(大约50年以前)有位神的仆人,他在蒙恩之前已经受过高等教育,社会地位也相当高,很受人们的爱慕器重。他有一位信主而贤德的妻子,但他自己却不信福音而且还讨厌福音。没有料到,过了几年,这个讨厌福音的知识分子竟然被他所讨厌的福音抓住了,他悔改信主了,而且成了一个热心的基督徒。不久,他又被圣灵进一步抓住。他接受了呼召,放下了优越的地位和享受,甘作一个贫穷的福音使者。他在主的手中接受拆毁和建造。他被主验中了,蒙主赐他以恩赐和能力,成为当时教会不可多得的福音使者。凡是听过他传讲信息的人,莫不受到圣灵的感动:如逢春风,如沐化雨,如刀扎心,如医治病,如师授道,如父施教。这些,是这位福音使者留给人们的深刻印象。

凡是蒙主使用的人都受过主手的直接对付,都经历过必要的拆毁和建立。属灵的规律是公平的:"你的日子如何(度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显示)"(申33∶25)。

亚伯拉罕的孙子雅各是我们常常欢喜提到的一个人物。他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典型人物。他顽强的"大腿"如果不被"摸扭"致残,他就一直要照自己的"聪明"去为人,他就无法变成"以色列"(创32章)。新约书里,那个自是自义又有一点权势的大学者大数人扫罗,如不在大马色路上被大光照射而仆倒在地,他就无法改变旧认识、旧态度、旧作风、旧手腕。他也无法领受"第三层天"上的造就而成为深知基督奥秘的伟大保罗。扫罗,倒下去!保罗,站起来!这就是他的历史;这也是属灵的规律。我们看见:磐石不受击打,就无活泉流出(出17章);罪恶如不出去,活水就无法进来;玉瓶如不破碎,就无香膏流芳;旧人如不与主同死,就无新人与主同活(参罗6∶8)。而且,死得愈透,活得愈好;我们的大牧者在一次讲道中,亲口用简单而形象的话,印证了这一条真理规律,他说:"修理干净,结果子更多"(参约15章)。"修理"就是拆毁,"结果"就是建造。

属灵的建造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先拆毁某件自身的障碍,随后圣灵就引他进入深的真理。拆毁与建造表现于两个阶段之中。例如,先是"流泪撒种",后是"欢呼收割"。另一种情况是:什么时候有拆毁,什么时候就有建造。你在何事上拆毁自己,打倒自己,破碎自己,神就在那个时候,那件事上建立你、成全你。马利亚何时破碎玉瓶,就在何时流出香膏。亚伯拉罕何时表现对罗得的宽广胸怀,在选取牧场一事上作出高风格的退让;神就在那个时刻,对他发出宝贵的恩言,应许说:从你所在的地方向东西南北观看;凡你所看见的地,我都赐给你的后裔(参创13∶14-15)。罗得由于精明太过,见利忘义,一时虽然得了便宜,结果却是惨不可言!其中的教训是够沉痛、深刻的了!

基督徒的一生应当是不断拆毁又不断建造的一生。在拆毁中建造,没有拆毁也就没有建造。这样的例证在历史上,在我们四周,不知道有多少。为什么说基督徒的一生是不断拆毁又不断建造的一生呢?这是因为今世有很多试诱如同病毒伤害着我们的灵命;又因为在追求灵命长大的过程中能够发现自己本来看不到的弱点和过失,有待进一步拆毁。此外,还因为旧过犯、旧障碍,过去虽曾拆毁、抛弃,现在又重新回来缠绕,或者它以新的面貌和形式吸引着我们去恋慕它,或者引诱着我们偷偷地向往它。所有这一切,都能成为前进路上的阻力,或者使人重走弯路。

然而,慈爱的神决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女在旷野"绕行",甚或"倒毙";于是采取措施,以各样方法向我们招手,直至我们重新兴起,成为他所器重的人(参赛43∶4)。为此,我们的一生就需要不断拆毁又不断建造,直到一生路程的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