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是主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当前时间
 
联系方式

邮 箱:fxdhy2014@163.com


加尔文谈自己的软弱和挣扎
浏览数:10

加尔文谈自己的软弱和挣扎
by   加尔文《加尔文书信文集》



过往的经历帮助我更能充分了解大卫所诉之苦,这些无可避免的内在苦楚,是由那些加入教会的人以及当中的成员所带来。我也曾经因为教会内部的敌人而如是受苦。虽然我所受的远远不如他,绝不足以与大卫并驾齐驱;甚至可以说,即使我希望以缓慢艰辛的步伐勉力追随他的许多美德,仍感到自己是被许多丑恶所玷污。尽管如此,假如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勉强可以追得上他,我仍会毫不犹豫地想要与他看齐。

在看到大卫的信心、忍耐、热情、火热与正直时,经常因为自觉无法相比而产生无数的苦楚与叹息,纵然如此,我仍受益匪浅。他像一面镜子,反映出我召命生涯的开展与职分的延续,让我更加确信那些杰出君王与先知的受苦,均是神供我学习的榜样。我的境遇无疑远远不及大卫,这无须多言,然而,如同他是从羊圈中被提拔到至高的权柄,神亦从籍籍无名的卑微地位中,算我为配得作荣耀职分的传道者与福音的工人。

尚年幼时,父亲便决定让我研读神学,后来因为考虑到法律专业较能致富,于是他匆匆改变计划,我便放下哲学转而研习法律。我努力而忠心地学习,顺从父亲的心意,但神借其隐蔽的眷顾与引导,最终却给了我一个不同的方向。首先,因着我是如此执迷于教皇的制度(在早年,我的心思就远较一般人更为固执),难以从深渊中脱离,神便借着骤然的悔悟,降服、引导我受教。一旦接受了真正敬虔的知识,我立刻感到一股炽热的愿望,要更多地在此项教导上精进;我并未放弃其他的学习,却已不再如前那般积极追寻。

令人诧异的是,未满一年,尽管我仍是个见习的新手与初学者,许多有志于纯净教义的人士竟不断来向我学习。因着单纯害羞的性情,我经常隐退角落回避群众,这目标始终未能达到,所有的退避处最后都变成了公众的学堂。简言之,虽然我的计划一直是要隐姓埋名而不求闻达,神却引导我经历不同的转折与改变,不容许我按自然性情任意停歇,却将我置于公众的目光下。

离开了出生地法国,我曾特意前往德国,目的是投身乡僻,即一心向往却久候不至的安宁。但,看啊!当我隐居于巴塞尔(Basel)(只有少数人知道),在法国却有许多忠心与圣洁之士被活活烧死。这些火刑的消息传到其他国家,引发德国人民群起攻之,他们的愤怒指向这些暴政的始作俑者。为了要缓和这些愤怒,出现了一些邪恶与欺诈的传单,声称无人遭此极刑,除了那些重洗派与叛乱分子以外;他们的邪恶谣言与谎话不只推翻了宗教,也危及整体社会秩序。我目睹法庭这些蒙骗众人的手段,其目的不仅是想要在这些圣洁的殉道者死后,以各种诬告的罪名与诽谤来掩盖使他们流如此多无辜人之血的耻辱,也以为这样就可以在不引起任何人的同情下,继续用最暴虐的方法残杀可怜的圣徒——按当时的情况看来,除非竭尽所能地反对他们,我的沉默将无法逃脱“懦弱与奸诈”的罪名。

这些考虑导致我出版了《基督教要义》。我的首要目标是证明这些都是虚假与欺骗,借此为我的弟兄申冤,他们的死在主眼中看为宝贵;其次,同样的酷刑随后可能很快会施于其他不幸的人身上,因而其他国家或许会对他们生出些许同情和担忧。因此,本书的出版就是要总结基督教信仰的基本道理,使人知道,被那些穷凶极恶、背信弃义的奉承者如是卑鄙、刻毒中伤的人,他们所持守的信仰究竟为何。因此,我原本只不过是要写一本小书,绝非后来这样一本冗长又艰涩的作品。此书出版的目的绝不是为了名气,我也在书出版后马上离开了巴塞尔,那里无人知道我就是作者。

不论身处何处,我都尽量隐瞒作者身份;我一直努力沉默持守这个秘密,直至法雷尔强留我在日内瓦。他不是商议与劝诫,而是可怕地咒诅,好像神从高天伸出大能的手来逮捕我。战事封闭了通往斯特拉斯堡的主要道路,就是我原先想退隐的城市,于是我被迫迅速取道日内瓦,尽量不多停留一个晚上。稍久之前,教皇党才被维若特与先前提及的杰出之士赶走,但事情仍然没有解决,全城分裂为许多败坏与危险的党派。

接着,一位曾卑劣叛教的教皇党人发现了我,并且告诉其他人,彼时为福音而充满非凡热情的法雷尔,马上竭尽全力强留我。当他知悉我的心愿除安身自保之外别无他想,因而对他的恳求不为所动,便咒骂说:如果在紧急需要时退缩、拒绝伸出援手,神必会咒诅我退隐与研修的安宁。这责备使我如此惊慌,以致马上取消离开的行程。不过,因为秉性内向与胆怯,那时的我仍无意负起任何的具体职责。

大约4个月后,一方面因为重洗派开始攻击我们,另一方面有邪恶的叛教者在市府官员暗中支持之下带来很大的麻烦,与此同时,城里一连串不可思议的纷扰折磨着我们。自认为天性胆怯、委婉与懦弱的我,被迫去面对这些激烈的风暴,当作是一场生命的训练,虽然没有被他们击败,当这些动荡导致我遭日内瓦逐离,我反而因为缺乏伟大心志而暗自庆幸。

我仿佛得着释放,一瞬间脱离了召命的束缚,便决意要过私人生活,不再承担公众职责的担子与忧虑。但当神最优秀之仆人布塞发出近似法雷尔的严词告诫时,便将我带向新的人生阶段。因他引用约拿的例子来警诫我,我仍继续教学工作,虽然我的初衷是躲避名誉,却莫名地被迫上了皇庭;不管愿意不愿意,都必须在众人眼前受审。后来,当主对此城施恩慈,以他的奇妙大能平息盛行其中的有害煽动与骚乱,打败了共和国骚乱者的邪恶计谋与血腥企图,我便被迫违背愿望与性情,重负先前的职责。教会的安康福祉是我心之所系,愿为此毫不犹豫地献上生命,此话属实,但怯懦仍使我多方逃避责任,不愿肩负起如此沉重的担子。然而,出于对本分责任庄重而谨慎的检视,我还是说服了自己回到曾经令人痛苦的羊群,只有主可以见证我是如何以哀伤、眼泪、焦虑与苦痛来服事。那时另有许多敬虔的人看到我是如此痛苦,因此建议我离开,但是我并未因此心生畏惧而让步,反倒要他们不要再多说。

若要细数主是如何从起初就用多方冲突、诸般试炼来锻炼和查验我的心志,这会是长篇的历史。我不欲以冗长赘言使读者生厌,在此只再简要重述前文所言。在查考大卫的整个生平之后,我感到他人生的每一步都成为我的指引,借此经历了莫大的安慰。尊贵的君王大卫,在面对非利士人与外族敌人持续争战的同时,又被百姓中的奸诈之徒恶毒中伤,我对他那时所说的话深有同感,他说:至于我,四面受敌、未能安度一刻安宁,经常要面对来自教会内外仇敌的冲突。知识与经历帮助我了解诗篇,以致在默想这些经文时不至于茫然不解。

文来自:铸剑为犁

免费建站